近日,關于錘子科技過去一年半呈巨額虧損狀態、公司或被收購等一系列消息,把老羅逼得再次發聲了。羅永浩表示,網傳的基本是謠言,新手機已經在深圳量產開工了。準備妥當之后他本人將會做發布會演講,并“準備了很多很多牛x要吹給你們聽”。

羅永浩親自監工錘子T3量產  怕了手機代工廠之殤?

新手機是否就是錘子T3,羅永浩并未明說。但值得注意的是,羅永浩強調其本人就在深圳監工以保證新手機的順利量產。而這就讓人聯想到錘子T2量產時出現的代工廠中天信電子老板跑路工廠倒閉的事情,難道這是被代工廠坑怕了?

多家企業虧損停產 手機代工廠之殤

據了解,去年底,錘子T2的代工廠之一——中天信正式發公告宣布倒閉,當時羅永浩發微博表示已盡力幫中天信。雖然中天信的封廠并未對錘子T2的正常生產造成過多影響,但過程也頗為波折。

而在中天信出事之前,東莞兆信通訊實業有限公司老板高民因無法挽救工廠選擇自殺,轟動了整個產業鏈。高民的絕筆信提到,“我動用了我所有的資源也害了我的很多朋友,是我的無能沒有經營好工廠,愿賭服輸,我輸了”。

羅永浩親自監工錘子T3量產  怕了手機代工廠之殤?

同時,今年9月,市值一度接近10億元的ST展唐宣布被從事不良資產管理的浙江福特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46.34萬元收購,被稱為“新三板停產第一股”,再次為手機代工行業敲響了警鐘。

此外,專注于手機代工的富士康電子前段時間也發布了2015年財報,顯示,該公司在2015年第四季度凈利潤同比下降6.7%,遭遇三年多以來首次季度利潤下滑,后期情況并不樂觀。

成本巨大而利潤偏低

就代工廠本身情況來說,據悉,建一個月產能100萬臺手機的手機生產工廠,設備投資就需要4000萬元;一個月的員工工資就要近90萬元,再考慮面臨租金、水電、機器的折舊費及勞動力成本上漲等問題,也就是說,任何一個代工廠都需要幾千萬的巨額投入,成本壓力相當大。

羅永浩親自監工錘子T3量產  怕了手機代工廠之殤?

然而,與此相對的是,手機代工整個行業利潤率普遍較低。由于代工廠門檻較低,競爭者眾多,又盲目擴張,因此代工廠之間搶單現象嚴重,訂單難以保證。這也就是為什么即使代工不掙錢,很多代工廠仍然會接單的原因。

整體手機行業增速放緩

同時,目前手機行業發展明顯放緩,手機代工市場環境也就深受影響。而智能手機的不斷普及,上市新機型逐漸減少,也使得手機代工廠接到的訂單量減少。并且,隨著競爭白熱化,大手機廠商的發展需求也逐漸增多,甚至自己辦廠生產,代工廠的訂單大量減少;但小型、山寨手機廠商發展空間進一步被擠壓,生存艱難,不足以養活下游的手機代工企業。

此外,國外的一些當地品牌也逐漸興起,取代中國的代工企業。死守傳統的生產經營模式、只靠價格與硬件成本驅動的代工企業,自然面臨一輪殘酷的行業洗牌。

羅永浩親自監工錘子T3量產  怕了手機代工廠之殤?

創新與營銷 全面打開市場銷量

因此,短期內,中國手機代工廠可以通過提升機械化水平等策略來降低成本和提高盈利能力。行業協會和政府也需對此引導,避免行業間惡性價格競爭。

長期來看,面對當前低迷的市場環境,中國手機代工廠需要重新審視自身的戰略定位,加強技術、產品等創新能力,加大自有品牌的建設,提升產品差別化能力,打造自己特色的核心競爭力。

同時,互聯網時代早就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增多渠道,精準、大力營銷是如今信息大爆炸社會吸引消費者購買的重要因素之一。

此外,強化海外市場的拓展渠道,挖掘國產手機在全球范圍內的海外市場,全面打開銷量,也需要引起重視,多多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