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畢勝給倪叔發了一封律師函……

今早,倪叔摟著女助理,從三百平方的大床上醒來

一開門就收到了一封:必要商城訴倪叔“捏造內容虛假,嚴重侵害必要公司企業商譽”的律師函,欲了解前情往事請看:文章《必要商城,你這黑公關做的太low啦!》

今早,畢勝給倪叔發了一封律師函……
今早,畢勝給倪叔發了一封律師函……
今早,畢勝給倪叔發了一封律師函……

倪叔的起床氣立馬就犯了,非常不開心

因為必要商城的律師函和它們的黑公關一樣low!只有一個律所的公章,連委托公司的公章及委托授權書都沒有,非常之不專業!

作為一個嚴謹的A型血,倪叔特別討厭不專業,為此,倪叔特意致電了必要商城的委托律師:北京市天睿律師事務所的@華建明 律師,要求寄送:蓋有“珠海必要科技有限公司”公章的律師函。

而對于倪叔的要求,華律師微微一笑說到:(沒公章)這個沒關系的,之后會把傳票寄給你!

(是的,通話倪叔已錄音)

Excuse me? 傳票!?

那意思是:已經委托起訴,擇日就要開庭審理,對薄公堂啦?

真是晴天霹靂!生怕被抓走坐牢的倪叔,差點嚇得帶著小姨……女助理跑路去溫州江南皮革廠賣皮鞋啦~

在倪叔原來的看法里:倪叔出身于互聯網,借助公眾平臺說幾句圈里的事情,即使對于企業有所針砭,也屬于“君子之爭”……

但奈何必要商城不是這樣的看的,笑里藏到,動作連連;

8月25日,倪叔文章22點發布,23點30分,CEO必勝+市場副總裁劉賀海就前來找到倪叔溝通,細節在此不表,但@劉老師您的原話不是以“稿子呢,你也可以繼續發發紅包讓大家轉起來,不辯不明,媒體人有這個風范”作為事件結語的嗎?

今早,畢勝給倪叔發了一封律師函……
今早,畢勝給倪叔發了一封律師函……

為何8月30日,突然就派人來微信舉報我的文章侵權,還好微信平臺不是必要家的劊子手,最終宣判:投訴不成立

今早,畢勝給倪叔發了一封律師函……
今早,畢勝給倪叔發了一封律師函……

倪叔,本以為事情就此會告一段落,誰想還有后招:9月2日,與倪叔有專欄合作的藍鯨TMT找到正在云南旅行的倪叔表示:收到了必要商城的律師函,想要刪除網站上的相關文章,問倪叔是否同意?

今早,畢勝給倪叔發了一封律師函……

倪叔回絕之后,9月10日,剛從云南旅游歸來的倪叔就收到了必要商城的律師函,有了今天的這一幕……而后續,必要商城究竟還有多少后招,倪叔就不得而知啦

嘖嘖!CEO滅火+微信惡意舉報+恐嚇合作網站+發律師函起訴本人……究竟是什么?讓必要商城這家致力于重新定義零售的偉大公司,要如此小肚雞腸的要對一個自媒體小號大動干戈呢?

必要商城的律師函,提到了幾條現行的法律規則,實際上,無論是刑法246條,或是最高院的若干問題解釋,或是民法通則,或是侵權責任法。這些規則都有一個前提,就是“捏造事實”。

可惜,在這件事上:倪叔行得正,坐的端,沒有拿過任何人一分錢好處,文章引用事實也均是依據公開信息進行分析評論,并無半點捏造構陷之事……強調法律對我來說毫無作用,只能是作為必要商城對外所釋放的一個信號——殺雞儆猴。

不幸的是,倪叔就是 @必要商城 或者說 @畢勝 眼里的那只“肥雞”,其他的媒體也好,自媒體也好,都是他們眼里的“猴子”。

其實,任何一個做PR的都知道:沒有黑文能打倒一個團隊,也沒有軟文能搞硬一個團隊,互聯網這個江湖永遠是靠實力說話的,而必要商城如果對任何反對的聲音都處于一種質疑和起訴的態度,這則是對自己的產品、服務和品牌極度不自信的表現!

而必要商城之所以敢于誣陷倪叔捏造,究其根源,是:上一篇文章倪叔為了留顏面,沒有爆料很具體的細節,那既然必要商城覺得不夠,今天就再多說一些,如果這次說完了還嫌不夠,下一篇就繼續加碼;

今早,畢勝給倪叔發了一封律師函……

“1元1個閱讀量”的微信號投放策略

算算:占豪+一條+微信路況+金融八卦女……必要真是有錢

但這么多雜號,80%都是刷流量的,10塊錢1000個閱讀,你卻真給1000

畢勝大哥,投資人的錢是這么花的嗎?

今早,畢勝給倪叔發了一封律師函……

“必要-李姓員工出來溝通撒稿,要求必須使用官方指定文章”

這就是為什么這么多大號都使用一模一樣的文案

如果不是花錢推廣請問如何做到的?

寫在最后

行業此前已有葛甲/于斌等案例珠玉在前,大機構與自媒體個人之間的訴訟,無論結果如何對雙方而言都稱不上一場勝利,而必要商城要為一篇文章掀起一場官司,其背后的原因倪叔不得而知,倪叔的圈內好友分析是:必要商城作為虧損企業,融資可能是一個核心問題,目前正值資本寒冬,倪叔的文章或許對他們的融資造成了影響;

也有朋友分析只是:恐嚇 or 為了炒作……

雖然說法甚多,但終究不能確認,目前知曉的信息就是這些,歡迎大家私聊倪叔進行補充。

但無論背后的思量如何,既然必要商城要發起一場訴訟,倪叔唯有正面應對;

是非自有公論,功過自在人心。必要雖然比我富有,但我的人格并不比必要低賤。我知道必要在很多媒體有廣告投放和商業合作,我也知道畢勝是互聯網行業成名已久的大佬。相比必要,我只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個體。

雖然完全處于弱勢,但我仍堅信:黑的白不了,白的黑不了!我相信法律最終會還我以清白,還我以公正

最后,由衷感謝所有關心倪叔的朋友,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

作者:倪叔 我的微信公眾號:倪叔的思考暗時間(nishu-th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