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的惡之花 裸貸刺痛了誰?

最近,英國公投牽動了全世界的神經,而且也為它的結果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上周五全球金融市場都出現了一波暴跌,跌幅甚至幾十年未見。而作為始作俑者的英國公民,看到事情不妙,竟然要求集體重新公投,據悉這一數字已經超過300萬民眾,但是,影響已經出現,后悔真的有用嗎?

其實,在歷史上這種群體性黑盲事件并不在少數(隨大流的人群)。而且引起的麻煩往往也是群體不能承受的。這種事件反映在經濟生活中,就出現了類似于我們之前的P2P,或者校園貸等。

這些事件的起源,也并無很復雜的現象。就是通過各種手段做大之后,形成了一定的群標效應。然后很多投機性的企業好像看到了機會,大家一窩蜂的涌去P2P行業,然后等行業做大之后,這些“標桿”公司再也兜售不了自己的騙局的時候,就會在行業內形塌方式效應,然后大家都開始一窩蜂一樣的拋售、踩踏。直至名聲大臭。

比起上述群體性黑盲事件,筆者今天剖析一下校園貸這種現象。

首先,校園貸這種現象出現,筆者表示十分不認同。在此之前,筆者先解讀一下大學生群體。那么究竟什么是大學生呢?在中國大學生就是一群年滿十八周歲,但是基本上大部分都沒有獨立的生活來源的群體。

對于大學生這種群體,沒有完全能力?那怎么進行校園貸款?他們的償還能力在哪?所以我們不能因為商業模式,或者稱之為賺錢就泯滅良知,所以校園貸這種現象,筆者是十分不贊同的。

在我國,對于成年人的劃分基本上不是依據年齡進行分類了,而是依據畢業或者沒有畢業,進入或者沒有進入社會來劃分的。而大學生群體正是在象牙塔里生活的最后一站。那么他們由于被保護過度,就顯得十分脆弱,這種脆弱不僅顯示在經濟生活中,更顯示在抗壓能力上。

綜合起來,我們拋去傳統所帶來的問題,那么大部分原因都出現在制度上,心理上的越級就成為必要的問題。因為從小到大的父母管制型教育,在他們看來就變成了上大學就意味著解放,就意味著自由一樣。于是就會催生出,爸媽還在擔心,在學校會不會好好學習,女生們則會考慮談戀愛會不會和男朋友睡到一起一樣,顯得蒼涼又可悲!

就拿這次裸貸事件來說,當大學教育讓學生失去羞恥之心,將這種金錢至上,消費第一的理念當成人生夢想的時候,可曾想過著這樣發展之后的困局呢?

現在很多大學生普遍化濃妝、泡夜店,淡定地聊自己的N個前男友,甚至正大光明的講在夜店被“撿尸”的經歷的時候。到底羞辱了誰?筆者就想知道作為大學生思想不是十分成熟,那么為人師表?相關的監管層呢?

其實當社會事件出來的時候,都是有誘因的。所有的利益鏈條都應該遵從契約精神,這種社會才能被稱之為成熟的社會。當然筆者所說的這些可能很多人也會反對,認為大學生已經可以從法律意義上獲得自主的權力,筆者這樣完全就是以點說面。

無疑多說,當這些女生把裸照交予別人的時候,借來的款項一定在償還之后就變得十分安全嗎?她們的裸照就不會外傳嗎?那么隨著學生越來越開放,互聯網沖擊校園市場是某一個機構的錯嗎?顯然都不是。

那么當這種現象橫行的時候,我們是不是要反思一點什么?人生要有很多路,有些路一旦走錯是一輩子也回不了頭的,只圖一時快,也不想想后果是否能承擔?當兜不住結果的時候,受牽連的還是家庭,最終還會反應在經濟社會中來。

所以筆者認為,要理性看待所有的經濟行為,避免群體性黑盲事件,校園貸、裸貸都應依法取締。

本文來源前瞻網,轉載請注明來源!(圖片來源互聯網,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