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模已達近4萬億并且還在膨脹的巨大家裝市場,吸引了包括小米、新美大、淘寶、京東等互聯網公司前來掘金。它們試圖從各個環節滲入這個利潤可觀的市場中,重新挖掘其中利潤點。但最近不斷爆出的投訴、工人跑路、質量問題再度讓人們開始冷靜看待這個被吹到風口的新事物。

整裝時代的互聯網家裝,能走多遠?

699元,乃至599元等一包到底的互聯網白菜價,在整裝這個環節多、客戶要求千奇百怪的龐大體系中,究竟能換來多少滿意度?自身沒有施工團隊的互聯網家裝平臺,真是套上互聯網殼子的“空中樓閣”嗎?在這樣以中介為主的模式下,互聯網家裝還能走多遠?

“差評”的門檻

整裝時代的互聯網家裝,能走多遠?
整裝時代的互聯網家裝,能走多遠?
整裝時代的互聯網家裝,能走多遠?

擅長做平臺的互聯網公司們,都希望通過流量分配來重組某個行業,而這個做法也的確讓不少諸如餐飲、貿易店等傳統行業發生了巨大改變。很多原本“不出名”的企業或者產品,借助互聯網的流量導流,幾乎一夜之間被人知曉。但家裝行業的大部分商家,并非這樣想。因為家裝的特殊性——數百個細小施工環節、因人為宜的風格欣賞,甚至是千奇百怪的生活習慣,都可能最終導致戶主給為其施工的裝修公司打上“差評”,或者低分。這就導致很多商家不愿意輕易入駐家裝平臺。

整裝時代的互聯網家裝,能走多遠?

筆者實際對比了多家傳統電商平臺上開設店鋪的家裝公司,發現其店鋪的動態評分大部分都顯示“綠色”(淘寶規定低于同行標準即為綠色顯示,而淘寶家裝的同行標準歸類暫不明確,有的調查時發現為“游戲/話費”),而在差評數量上,也普遍偏高。

難以管理的超短工期

整裝時代的互聯網家裝,能走多遠?

對于那些不愿意錯過互聯網流量紅利期的家裝公司來說,最熟悉的“看情況報價”方法已經無法適用電商櫥窗展示。電商櫥窗普遍是為那些擁有“標準質量、價格”的產品設計的,而沒有價格、描述抽象的設計理念根本無法被掛上電商平臺銷售,所以“整裝類”成為被率先搬上電商平臺的“家裝標準件產品”。但即便是這樣已經有了標準價格的裝修產品,在上網前也依然需要定量改造。

由于電商交易約定的交易完成時限,為配合實現這種交易時限的限制,很多家裝公司不得不重新審視裝修時限的硬性規定,避免在交易時限中犯規。而后一些“整裝類”產品為了主打電商消費賣點,而將裝修時限縮短又縮短,最終其裝修耗時大大小于傳統裝修中寫入合同的時間。不過這樣的做法,又導致出更多的問題。比如:因裝修過快導致施工出錯或者不夠細心、裝修工期超時等情況。

作為很早一批在電商平臺中嘗試銷售整裝產品的愛空間,直到現在他們的699元套餐銷量仍然稱不上成為業界的中流砥柱。其銷量也沒有進一步得到提升,且問題層出不斷,有不少用戶都在吐槽裝修過程中出現的問題。超短工期雖好,卻難以管理,用戶也不會甘心于以工期來換取質量。

整裝時代的互聯網家裝,能走多遠?
整裝時代的互聯網家裝,能走多遠?

個性化問題依然難解決

整裝時代的互聯網家裝,能走多遠?

標準化的家裝風格愈發受到“排擠”。互聯網企業涉足家裝企業的殺手锏就是以標準化家裝風格快速復制出一個個案例,自然與當下的個性化趨勢背道而馳。衡量家裝企業水平的重要因素,就是看其能否為用戶提供多樣化選擇的能力,能否滿足用戶的個性化需求。但由此一來,快速復制標準化家裝風格就無從談起,經濟規模也就始終上不去。據了解,目前家裝行業始終沒有出現一個巨頭,一年的銷售額至多徘徊在20億元上下。

個性化導致的經濟規模提升困難,是互聯網企業在家裝領域亟需解決的問題。如果能夠快速將個性化家裝也做到快速且低價,勢必會真正收到用戶的歡迎。當然,在當前的家裝環境下是很難做到的,就看互聯網企業還能打出哪些牌了。

監管環節無法涉及到施工每個步驟

整裝時代的互聯網家裝,能走多遠?

為了保證家裝質量,監管環節不可或缺。而為了保證質量,互聯網企業的普遍做法是設置一個監管經理的角色,讓其負責裝修過程中的監管工作。此外,就是將用戶的裝修資金進行托管,從百分之幾十到全額都由互聯網企業掌控,以全面監控裝修質量,對出現質量問題的裝修公司處以重罰。

整裝時代的互聯網家裝,能走多遠?

看似正確的手段,其實也難以真正全面保證裝修質量。畢竟裝修環節太多,監管很難涉及到施工的每個步驟之中,出現問題依然在所難免。而且很多裝修問題在初期并不會顯現,會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入住之后慢慢被發現。那么問題一旦出現該如何解決?如果互聯網企業以可能出現的問題壓裝修公司的資金,后者又豈會同意?(科技新發現/康斯坦丁/文)

寫在最后:巨大的家裝市場,讓互聯網企業垂涎欲滴。但在切入這一市場后,才會發現一切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美好,不是光憑雄厚的資金就能快速成長起來。究竟互聯網家裝能走多遠,還得看它們在家裝市場中扮演的角色是否正確,能否真正讓家裝市場煥發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