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圍繞著某學校老師因為關于四大發明的評價而被停課的爭論不斷,各方引經據典,從多個角度證明自己的正確。

四大發明:不在乎天長地久只為曾經擁有

其實,何必呢?何苦呢?

如果將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歷史中的任何一個細節拿出來,恐怕歷史學家們也不會達成哪怕任何一個一致意見,這就是學術,允許爭論,但每個歷史階段總還是有主流評價和認知。

是牛頓發明了微積分嗎?恐怕法國人都不那么想。是愛因斯坦發明了相對論嗎?恐怕寫科學史的人也沒有足夠的信心回擊質疑。不要說久遠的事情,就說當今世界上,誰先鼓搗出來了二維碼,你就敢說沒有爭議?

四大發明,一般認為是包括指南針、火藥、造紙和印刷,這里面幾乎都存在爭論,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看法,都要爭著到底先后。

中國的四大發明并非是中國人自封的,而是那個叫李約瑟的“杜撰”出來,不管歷史上存在還是不存在,不管實際價值到底是不是那么大,但這個責任不應該我們來背著。

而且,所謂的四大發明,也是從歐洲人的角度來看待的,認為是東方傳導到西方的這些技術改變了歐洲人的歷史。那么,如果從中國人的角度來看,恐怕以上幾個都不如秦始皇帝統一文字統一度量衡對中國的影響更深遠。

那曾經是一個中國人一窮二白的歷史時期,備受壓迫與凄涼的歷史讓那一代那幾代人痛苦迷茫,民族的榮譽感跌倒了谷底,人們需要振作精神,需要有民族的自信心。

于是,當李先生在中國人要睡覺的時候送來了枕頭,我們就欣然笑納,從此“四大發明”成了中國人的自豪源泉。

四大發明給了我們榮譽感,給了我們自信心,給了那個曾經迷茫的民族以前進的動力。即便是曾經,也值得擁有。管他真實如何,在那個特定的歷史階段,四大發明發揮了自身應有的價值,振奮了民族精神,我們應該珍惜。

如今的中國,經過幾十年高速發展,我們已經擁有了在世界上領先的科技,北斗導航組網衛星已經超過了GPS,天眼FAST成了世界最大最好的看星星望遠鏡,阿里云的飛天、華為的鴻蒙麒麟、還有“神威·太湖之光”和“天河二號”超算計算機、也有落月的嫦娥和玉兔,還有越來越多的高科技,足以自豪。

在這個時代,我們已經不需要找老祖宗的“四大發明”來求得心理安慰,更無須靠這個四大發明來意淫自己曾經的強大。我們已經擁有強大的現實。

四大發明到底有沒有,到底有多厲害,已經變得不再重要。即便證明歷史上沒有,我們也不會妄自菲薄,因為,我們現在擁有更強大的科技。我們的自豪,來自現實,不是虛幻。

當我們不強大的時候,我們只會向后找強大的曾經。當我們變得強大以后,我們就會向前看強大的未來。當我們已經有了拯救流浪地球的能力和勇氣,至于我們的抗聯戰士是否真的手撕過鬼子,變得不再重要,也無需爭論。那只是一個玩笑。

四大發明:不在乎天長地久只為曾經擁有

最后說一句,我們不是已經有了新“四大發明”嗎?2017年5月,來自“一帶一路”沿線的20國青年評選出了中國的“新四大發明”:高鐵、支付寶、共享單車和網購。可是,這個新四大發明在傳播中,卻被一些媒體和相關企業別有用心的將“支付寶”改成了“掃碼支付”,這才是赤裸裸的現行作假,為何沒有人去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