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劉公子

《長安十二時辰》已接近尾聲,其拍攝地象山的熱度卻依舊不減。

《長安十二時辰》的熱播,讓拍攝地——浙江象山再一次置身于大眾視野中,也讓還未開放的唐城,幾乎提前成為“準網紅打卡地”。

這個2017年建成,斥資5000萬,占地71畝的新宮城,不僅開啟了象山影視城一個全新朝代背景的使用,更將象山影視城推向了一個新的熱度。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不過,距離象山260多公里的橫店,才是國內影視基地領域長久以來的“霸主”。對于國內大多數影視基地而言,橫店無疑是一座難以望其項背的大山。珠玉在前,后來者要如何做出區隔,尋找優勢?是目前所有影視基地都在探求的答案。

據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的調查數據顯示,國內目前3000多家影視基地中能夠盈利的比例僅5%,另有15%的影視基地勉強達到溫飽,而剩下約80%的影視基地處于虧損狀態。

就在虧損成為行業常態時,象山影視城2018年實現產業區營業收入25.19億元,稅收1.47億元。而就在2010年之前,象山還是個年均接待游客不到10萬人次,劇組拍攝年均2-3個,景區門票收入年均約500萬元的“荒城”。

象山如何扭虧為盈,迅速打開局面,又能否走出一條具有象山特色、與橫店截然不同的新路?對于影視基地行業而言,象山的故事,具有一定的標本意義。

7月,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探訪象山,還原國內第二大影視基地16年的艱難歷程,尋路影視基地崛起的關鍵節點。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受影視大環境影響,象山也遭遇了劇組減少的困境,暴露出當地經濟過分依賴劇組的問題。另一方面,雖然門票營收節節攀升,但游客多為當天往返,對周邊經濟帶動能力有限,影視與旅游的雙引擎還未完全發揮作用。

“小有成就”的象山影視城,下一步要怎么走,影視與旅游兩個產業,又該如何取舍與權衡?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從零到一”16年

象山的故事最早從一片橘林開始。

那是2003年的非典期間,北京沒法拍戲,張紀中為《神雕俠侶》在全國范圍勘景,經熟人介紹來到象山,有感于這里空氣好,環境優美,又沒有太多現代建筑,雙方一拍即合。“最初選址選在象山縣城近郊,因離城太近,縣城擴張后影視城發展將會缺少空間,于是考慮再三,最后將影視城建在了象山新橋鎮一個幾乎沒有電線桿的地塊。”張紀中在此前的采訪中曾透露。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于是,當地政府很快投資1.2個億,6個月時間從這片橘林上崛起了神雕俠侶城,也是劇中襄陽大戰的襄陽城,同時是《瑯琊榜》中的金陵城。

此后,16年時間里,從這片橘林上,神雕俠侶城的周圍,接連擴展建造了春秋戰國城、民國城、唐城等三座大型宮城,占地面積1091畝,總投資6.6億元人民幣,構成了現在的象山影視基地。

2008年,為配合陳凱歌導演拍攝《趙氏孤兒》,當地政府又在神雕俠侶城的東北邊,建立了春秋戰國城。這里同樣也是《瑯琊榜》、《羋月傳》的重要取景地,《瑯琊榜》中的大梁皇宮即桃園行宮,梅長蘇的蘇宅即莊姬府,蕭景琰的“靖王府”即屠岸府。“建筑的命名都是以第一次建造的場景需要命名的,后面一般也就不做更改。”象山影視城的工作人員告訴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2012年,為配合電影《大轟炸》的拍攝,寧波影視文化產業區管委會引入寧波當地房地產企業「石勇房產」投資2.4個億,建造了象山影視城的第三座城——民國城。而《大轟炸》劇組按照1:1搭建的象山版朝天門碼頭,后來成為《河神》和《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等劇組的重要取景地。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而投資3.5個億的《遠大前程》中的永鑫公司、鳳鳴樓、潮州會館、英雄賭坊等地標性建筑也都能在民國城中找到原址,劇中令人心馳神往的仙眷村,據說也是在象山附近取景拍攝。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劇中場景:潮州會館

實地坐標:民國城南方四合院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劇中場景:英雄賭坊

實地坐標:民國城中山路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劇中場景:花樓

實地坐標:襄陽城怡春院

2017年,為拍攝《長安十二時辰》,象山影視城與徐州仨仁影業投資共5000萬建設了唐城。“劇組用了4個月的時間選用專業土建公司,聘請建筑監理,最終在象山影視城拆除了一個區域原有的假山和建筑,搭建了70多畝地的長安街坊場景。”寧波影視文化產業區管委會主任陳建瑜在《長安十二時辰》熱播時,在朋友圈自發為該劇打call。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唐城目前還沒有正式對游客開放,主要以劇組拍攝為主,目前已有《云上學堂》《狄仁杰》等20個劇組在此拍攝,而唐城的營收將由象山影視城與徐州仨仁影業五五分賬。

近期,《長安十二時辰》導演曹盾新劇——《再見啦!母親大人》再次定寧波作為拍攝取景地。據悉,該劇是一部講述兩代人成長的現代劇,時間跨度為1985年至2015年。為了最大程度地還原展現八十年代的建筑原貌,劇組將在寧波鄞州、奉化、象山、東錢湖等地取景拍攝,該劇目前已獲得“寧波市影視攝制協拍證”。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四部劇、四座城,從政府單向投資、到引入民營資本、再到和劇組共建,象山經歷了由被動轉向主動的艱難過程。同時投資來源多元化,投資模式的日趨多樣,也令象山逐漸擺脫與劇組合作中的弱勢地位,擁有了吸引民營資本、社會資本的底氣與核心。

從2003年到2019年,象山的從零到一,走了16年。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耕耘者陳建瑜:“重影輕旅”下進擊的象山

寧波影視文化產業區管委會的辦公地點就在在象山影視城的門口,咫尺的距離,充當著大腦和指揮部的作用,一旦劇組或游客有什么需求,可以及時反饋,做出響應。

管委會的前樓一層大廳是游客服務中心,一進門就能看到“服務黨員,服務群眾,服務游客,服務劇組”16個大字,旁邊一塊電子屏上能看到實時的在園人數,另一邊的“天天有戲”的電影開機牌上,顯示著近期在拍的劇組。游客服務中心還提供充電寶和雨傘的租借服務,有任何問題、可以咨詢、投訴和維權。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在2010年之前,并沒有寧波影視文化產業區管委會,象山影視城由上市公司龍元集團開發管理,但龍元集團是建筑公司,主要以房產思維而非文化思維來運營影視基地。當時象山影視基地劇組拍攝年均不到5個,基本接受的都是橫店的外溢,年均接待游客僅為10萬余人次,如此下去,前期投入眼看就要打了水漂,于是政府從2008年開始,逐漸回購。

2010年12月,政府成立寧波影視文化產業區管委會,進行政府框架下的企業化運營,陳建瑜也是在這個時候由原先的象山縣規劃局局長調任寧波影視文化產業區管委會主任,正式走馬上任,接手這塊“燙手的山芋”,一干就是9個年頭,這期間,管委會的兩個副主任已經輪換了兩批,現在是第三批,而在象山還沒有實現“國際化的電影片廠和電影工廠”的目標前,陳建瑜顯然還將在這個管委會主任的位子上,繼續坐下去。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寧波影視文化產業區管委會主任 陳建瑜

有人評價:陳建瑜之于象山,頗有些陳向宏之于烏鎮的意味。

引入民營資本「石勇房產」投資建設民國城、與仨仁影業共同投資建設唐城,實現游客量年接待280萬人次,均在管委會成立后實現。2010年,在象山影視基地的歷史上,是個值得濃墨重彩勾畫的一年。

據陳建瑜回憶,2010年時候的象山影視基地,“可以說用經營慘淡、門可羅雀來形容”,而且已經有六七年的歷史放在那里,不上不下,進退兩難。一方面,當時的象山還沒有通高速,也沒有象山港大橋,用陳建瑜的話來說就是“象山是寧波最偏僻的地方,象山影視城又是象山最偏僻的地方。”交通偏僻是主要的制約因素。另一方面,同在浙江,已經有橫店影視城的成功案例擺在那,再做影視基地,談何容易?所以當時的象山影視城,上上下下,都不看好。陳建瑜也深知“如果做不成功的話,影視城就是政府的一個包袱。”

在巨大壓力下,陳建瑜開始尋找破局點。時任浙江廣電集團的總裁即象山原來的縣委老書記王同元給他支招,讓他把全國的影視基地都去跑一遍。

早年從工商所長、共青團縣委副書記、鄉鎮鎮長、到街道書記再到規劃局局長,一路摸爬滾打過來的陳建瑜,帶著實干派的勁頭和學習的心態,把全國上下的影視基地、主題樂園、影視產業中心等都跑了一遍。

幾番折騰下來,陳建瑜發現國內絕大多數的影視基地,都是停留在做一個場景,拍一部片子拿來做旅游的狀態,還沒有人去真正研究如何面對電影工業化時代的到來,做一個純粹的一個電影片場和電影工廠。于是,從2011年做整體規劃開始,陳建瑜就提出了要“圍繞影視,回歸影視”的發展思路。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中國影視基地的建設經歷了近三十年的發展變化,只有少數影視基地在體制轉型、產業變革的巨浪中走了出來并且經營得有聲有色,大部分影視都基地面臨著發展困境。

在陳建瑜看來,很多影城做的“半死不活”大多是“重旅輕影”的原因。因一部戲起源建造,劇組撤離后開始發展旅游,進行景區化管理和運營,是很多影視基地的慣用手段,但如此一來,影視基地在很多方面都會以旅游為重,以滿足游客需求為主,當劇組的拍攝需求與旅游方面發生沖突時,劇組自動被置于次要位置。長此以往,來拍攝的劇組減少,缺少新的IP注入和場景搭建,游客還是會減少,旅游還是會受到影響。

此前《商業地理》曾在節目“大唐一夢襄陽唐城”中報道過襄陽的“重旅輕影”。襄陽唐城因電影《妖貓傳》而建,斥資16億,建筑絕美精致,本是取景拍攝的絕佳拍攝地,卻令很多劇組望而卻步。原因就是以旅游為主的發展策略讓襄陽唐城的屋檐、瓦楞上充滿了裝飾燈,湖面上也充滿了噴泉、鐵絲網等旅游景觀,而每次和影視城影視部、演藝部的協調拆燈、穿幫等問題,就令很多劇組花費不少時間,甚至只能一再妥協、犧牲畫面,《天盛長歌》就不得以舍棄了很多外景鏡頭,比如府邸的門口、閬苑等,轉而選擇大量內景拍攝。因此,襄陽唐城2012年建成至今,每年接待劇組寥寥、游客量也非常有限。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與其說探索影視基地的盈利難題,不如說是探索影視基地的盈利模式。目前影視基地的盈利模式主要分為幾大類,最基礎的就是場地、設備租金、人員傭金,商業配套服務營收,這是幾乎每個影視基地都會吃到的蛋糕,但無奈這個蛋糕的大小是相對固定的,而且隨著今年大環境的遇冷,這一塊的基礎收入呈現下降趨勢,單靠這一塊的基礎營收,難免被動。

其次是以影視業帶動旅游業發展,包括發展影視主題公園等其他盈利模式,也是較為普遍的一種盈利模式。通過低廉的成本和大手筆場地建設吸引劇組,打造知名影視制作,進而吸引了大量的游客、追星族、群眾演員等,帶動旅游業發展。橫店影視城的旅游業收入,約占整個基地收入的80%左右,是基地最主要的盈利來源。但沒有常建常新的旅游景點和強大的影視作品的支撐,游客未必肯買賬。而象山影視基地的旅游之所以日漸紅火,也是因為新劇組不斷、熱衷于“造節”、豐富旅游體驗的原因。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潑水節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踏青節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國學活動

而更高階的盈利模式則主要來源于形成影視產業的集聚,包括項目策劃、廣告宣發、衍生品開發等收入,再高端一些的,如投融資服務以及知識產權保護交易的服務回報,不過這種盈利對影視基地的要求比較高,往往需要影視基地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條。或者影視基地作價入股,參與影視作品的投資,獲得分賬。但目前這種作價入股或影視基地參與投資的案例還非常少。

陳建瑜認為,旅游的收入應該是影視基地的衍生品,通過影視拍攝IP轉化所帶來的附屬價值,最終還是要以片場化為重,這樣的影視基地才會有生命力。同時,陳建瑜認為中國電影會必然向工業化方向發展,打造能承接國際化大片的片場和拍攝地是必然的剛需,因此象山很早就開始著手打造數字攝影棚、高標準攝影棚、水下攝影棚等,《河神》的水下戲就在這里拍攝完成。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而陳建瑜所提出的“重影輕旅”并不意味著放棄旅游,或不重視旅游,而是在發生沖突和矛盾時,以劇組為先,以影視為重,是在宮城等基礎設施建立之后的運營策略的重點和偏好。目前,象山影視基地的旅游收入年年攀升,今年五一期間,象山影視城迎來單日7.5萬人次高峰,單日門票收入超330萬元,旅游仍然是象山影視基地營收的一大支柱,只是這樣的火爆與近年來《瑯琊榜》、《羋月傳》、《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武動乾坤》、《太子妃升職記》等熱播劇密不可分,也是陳建瑜“重影輕旅”戰略的階段性成果。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圖為象山影視城停車場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舉辦明星見面會

雖然很多影視基地發展文化旅游業時已在有意識地挖掘當地特色文化,但實際上存在同質化嚴重、定位模糊、運營能力較弱、欠缺長線戰略規劃,未發掘出真正具有吸引力的故事內容等問題,因而難以實現可持續性的很強轉化。所以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里,如何將影視與旅游有效平衡、合理規劃,打造影視與文旅雙IP還將是影視新文旅發展的關鍵所在。

如今,象山已經正式走上正軌,無論是旅游還是整體產業營收,都實現了持續性盈利,今年1-6月份,影視產業區營業收入實現12.73億元,截止2018年底,整個影視基地品牌價值超95億元,象山縣城的二手房房價均值達到1.2萬左右。

“2010年以前,要是在工作日,整個影視城里都看不到幾個人,你看現在,即使是工作日的下雨天,來拍照打卡的游客還是很多。”就在影視城工作人員向娛樂資本論介紹的過程中,不時地有大巴在影視城門口停靠,而更多的游客是帶著老人或孩子,自駕游至象山影視城。“等沿海高速鐵路通了,象山到上海的只需要一個多小時,到時候游客會比現在還要翻番。”陳建瑜對象山的未來顯得信心滿滿。

在陳建瑜的辦公室掛著一副字,寫著“君子不器”四個字,出自《論語》,意思是:君子心懷天下,不像器具那樣,作用僅僅限于某一方面。他初次看到很受觸動,掛在這里已有五六年。他希望以后可以做到政府搭臺,民營資本和社會資本唱戲,走出一條象山特色的影視基地發展之路。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橫店不是競爭者、也不是終極目標

一位業內認識告訴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影視基地賺錢難是世界難題,橫店短期內很難超越也是客觀事實。

“橫店是橫國,象山更像一座島嶼。”一位常年在外拍戲的導演這樣說道。從寧波到象山影視城,由沈海高速轉甬莞高速,一路暢通需要大概60分鐘,從寧海到象山影視城,則由寧松線轉甬莞高速,一小時左右車程。整個象山三面環海,兩港相擁。而象山影視城又被群山環繞,距離最近象山縣、石浦鎮,約有半小時車程。

目前橫店有13個景區,涵蓋不同朝代、方方面面的景觀,占地4963畝,“在橫店,就沒有你找不到的景,象山相對而言豐富度沒有那么高。”象山目前還沒有明清宮苑,在古裝題材上會受一定制約,在整體的場景規模與豐富度上,也有進一步提升的空間。

“象山如果要朝電影傾斜,向大片化方向發展,尤其是吸引頭部的電影來拍攝,那么之后應該會繼續蓋影城和影視棚。”有業內人士分析象山之后的發展時表示,繼續擴建是象山追趕橫店過程中的必經之路,“你想啊,大導演的頭部影片怎么會用別人都用爛的景呢?”

不過,在很多劇組看來,“在象山拍戲,從來不擔心穿幫問題,甚至可以錄制同期聲。”象山整體的建筑、造景非常的干凈、規范,劇組的美術與置景來了就可以直接布置和加工,基本不需要花過多的時間去清理和協調現場。如果一旦產生拍攝沖突,只要求助象山影視公司,他們會出面提供“管家式服務”,這種對劇組的有求必應,倒是非常像橫店早期“把劇組當爺供著”的階段,畢竟劇組對整個影視基地的發展至關重要。

同時,象山在海景方面也有橫店不可比擬的優勢,周圍的眾多優質漁港、著名漁村、沙灘海景,吸引了《海上牧云記》《醉玲瓏》《將軍在上》等劇組在象山拍攝。

目前,象山影視城周圍能提供8000多張床位,僅黃公岙村就有77家客棧,且價格多為60-100元,很是劃算,但問題是大都規模較小,單個客棧的客容量不過幾十人,劇組人數一旦變多,就勢必要分散居住,這對劇組的溝通和統籌都會造成一定的負擔。“我們在橫店,只要劇組開拔過去,他們一般都會給劃定一個酒店的幾層包給我們,整個組住一起就很方便。”

象山影視城附近目前沒有大型醫院,只有鄉鎮級別的衛生所和醫療室,一旦劇組出現重大意外或受傷,送往縣城的醫院路上的確需要花費一點時間。

“象山的配套設施確實還比較基礎。”從影視城到黃公岙村的沿路,隨處可見的黃土地和青草“這里很快會再建一座五星級酒店”,象山影視城相關負責人洪佩平指著距離影視城幾百米處的一塊基建說道。過去從影視城到黃公岙只有公交車,現在叫滴滴也很方便,大約10塊錢就可以。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有業內人士告訴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對于劇組而言,在影視基地的選址上,衣食住行還是其次,最主要的還是在服化道等配套上能否得到及時性滿足,即“明天需要100根原木能否供應,后天需要70把長劍能否提供。”目前,象山影視基地已逐步形成場景制作、服裝道具、 群眾演員 、 吃住服務、 購物消費等影視與旅游的產業鏈。

在相關的配套上,群演也占據著重要的一環,劇組的群演要求不能被滿足的話,劇組也很難開工。“橫店叫橫漂,象山叫象漂。”目前象漂有約1000人,他們從全國各地來到象山,有的是職業群演,有的是學生假期來感受。“我們當地人很少做群眾演員,大多開客棧住宿或者做餐飲。”象山龍飛工作室負責人寇翔智告訴河豚文旅(id:hetunwenlv)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搭建配套基礎設施,吸引服化道等器材公司集聚、完成穩定的群演儲備、投資各類攝影棚、以政策吸引各類影視公司入駐……這些看似項目不多,但真正從零到一搭建完成,并不是個小工程。這些影視拍攝配套的建立,讓象山具備了相對完備的劇組接待和保障能力,甚至僅僅做到這一點就已經實屬不易。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在陳建瑜看來,象山從沒有想和橫店去比較,象山和橫店同在在浙江,都在共同打造浙江和長三角影視基地一體化。如果說橫店代表著傳統的影視拍攝和制作模式,那么象山則希望打造一種國際化的、工業化的片場模式,這一點倒是與青島東方影都頗有些相似。

這里有一個前提,象山在2010年做規劃的時候橫店已經發展起來了,因此很多問題和情況,象山在開始起步的時候就有了可以依照和參考的對象,也進行了廣泛的考察和學習,所以一直以來不是“遇到問題-解決問題”的發展模式,而是高屋建瓴地進行整體規劃和頂層設計,再逐步去執行和完善,當然,也不是亦步亦趨地跟隨橫店的腳步,象山選擇下一盤自己的棋。

浙江不需要第二個橫店,中國的影視基地似乎也不需要。這一點,陳建瑜和象山影視城管委會,從一開始就深諳此理。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向影視產業集群化進發

“我們這邊一年房租8萬,很多人今年的房租還沒掙出來。”黃公岙村一家燒烤店的店主告訴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今年受整個影視大環境及限古令的影響,大型劇組減少了很多,都是些小劇組“小打小鬧”,他們受影響較大。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這個就是在我們這拍的,那是個大組,那時候劇組也多,晚上都呼啦啦一片一片的。”店主大姐指著電視機里正在播放的《長安十二時辰》說起來一臉惋惜。《長安十二時辰》籌備7個多月,拍攝217天,劇組1000多人在象山前后呆了一年,也切實帶動了象山周邊的經濟發展。

不止象山,整個國內影視基地今年以來,都顯得冷清許多,“以往最多一個月同時有15部戲在拍,今年也就是10部左右。”影視城的工作人員告訴娛樂資本論。7月,象山顯示在拍的大戲只有《云上學堂》、《狄仁杰》兩部,其余均為網大、網劇。

在劇組人數近乎減半的情況下,影視城周邊的經濟受到了明顯的波及與影響。“現在就是臨街的客棧有點生意,那些里面的客棧,都空著呢。”店主大姐還告訴我們,這里的餐飲、住宿等都非常依賴劇組“吃飯”,尤其是大型劇組。這顯示了目前象山影視城的經濟過分依賴劇組支撐,受影視大環境影響強烈,自身造血能力有限的問題。

影視城的游客雖多,但基本都當天往返,同時在馬蜂窩等旅游攻略處,對象山影視城的游玩時間建議給出的也是1天。“現在交通太方便,即使要住宿也大多是去縣城或者寧波市區。”影視城的工作人員說道。這就解釋了為什么旅游紅火,但當地經濟卻十分倚重劇組的存在和消費,旅游貢獻的基本只是門票收入,對當地經濟的帶動十分有限。

整體而言,除了象山影視城本身,其他可留住游客的東西仍然較少,相關的配套設施仍顯基礎,而光靠劇組則難免被動。因此,象山在今年計劃由政府做主導,后續將引進一系列戰略資本,預計總投資10個億,規劃占地300余畝,建設一個現代化的文化商業街區,進一步推動象山的旅游產品多樣化,推動產業集聚的加速與擴建。該項目計劃今年年底啟動,預計2-3年內建設完成。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據陳建瑜向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介紹,街區內將涵蓋餐飲、咖啡、酒吧、購物中心、電影院、停車場、籃球場、網球場,健身房、游泳池、露天音樂廣場、高級酒店、精品酒店,以及配套的學校和醫院資源等各類現代化設施。屆時,這里將成為集度假、休閑、娛樂、體驗于一體的寧波最大的綜合商業體,更加現代化、時尚化,連同象山影視城,共同構成影視產業特色小鎮。

在2018年浙江各市GDP排行榜中,寧波GDP突破萬億,達到10746億元,僅次于杭州,排名第二,寧波的雄厚的經濟實力,將無疑成為象山影視發展的背后依托與強勁動力。

今年3月,寧波市委市政府還發布了“文化寧波”2020建設計劃,提出要進一步豐富拍攝場景類型、提升拍攝接待能力、完善拍攝服務產業鏈,形成影視攝制工業化生產體系,打造全國一流影視拍攝示范區。有了政府的核心戰略做助推,象山影視迎來質的飛躍只是時間的早晚問題。

此前,象山對前來拍攝的劇組,不遺余力地給予真金白銀的扶持與獎勵。《開天辟地》拿到政府獎勵200萬,《天龍八部》拿到政府獎勵150萬。但政策和資金只是一時,人才的引進還需要長線的機制,尤其是創意型人才和技術型人才。

因此,象山政府從去年起,與寧波財經學院、北京電影學院合作成立了4000人學生規模的象山影視學院,著手建立人才培養和輸送機制。新校區占地300多畝,今年9月將正式投入使用。“為我們下一步的人才發展提供保障。”

而《瑯琊榜》也好,《羋月傳》也罷,亦或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及最近大熱的《長安十二時辰》,都仍然是依仗影視劇的效應與光環,來帶火拍攝地,距離“影視基地本身即IP”還有一定的距離。換句話說,人們大多是沖著影視劇的名頭來到象山,而象山本身還沒能成為一個自帶流量與話題的真正IP, 想要發揮光環效應和核心吸引力 ,象山要下的功夫還有很多。

在打造自身IP上,陳建瑜很看好西寧FIRST青年電影節、賈樟柯的平遙電影節,這些國內非官方電影節的興起,也讓陳建瑜意識到,要走國際化的電影片場方向,一定要擁有自己的IP名片,而電影節則是實現這一目標的最有力抓手。

中國第一部在國際上獲獎的有聲影片《漁光曲》誕生于象山;中國第一任的電影局局長袁牧之、電影大亨邵逸夫、亞洲飛人柯受良都是寧波人;周星弛祖籍寧波;《七月與安生》的作者安妮寶貝象山人………這些歷史與名人的積淀,讓象山電影節在文化上有據可循,有情可依。而象山電影節的建立,勢必會令象山向電影工廠的整體目標,向前邁進一大步。

搭建配套基礎設施,吸引服化道等器材公司集聚、完成穩定的群演儲備、投資各類攝影棚、以政策吸引各類影視公司入駐……這些看似項目不多,但真正從零到一搭建完成,并不是個小工程,這些影視拍攝配套的建立,讓象山具備了相對完備的劇組接待和保障能力。

影視城盈利難,象山何以“逆天改命”?

業內人士告訴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建立一個宮城或拍攝基地或許只需要一口氣投資幾個億就可完成,但建立完整的配套,則不是一蹴而就,短時間內就能完成的,也很難單靠政策與資金大力出奇跡,“碼盤子是不容易的,人家憑什么要來你這兒啊,你得給到足夠的說服理由。” 背后有很多的溝通和協調、細密而瑣碎的工作要完成。

目前象山已經完成基礎的影視配套模式的搭建,建立零售餐飲商業街區、建立電影院、成立象山影視學院、創辦象山電影節……都可以視作象山在目前影視基地基礎上,在向更縱深延展、更高維升級,可以看出象山在朝著影視基地的另一種盈利模式——影視產業集群化進行突破,建立愈加完整的產業鏈條,增強自身規模優勢和核心競爭力,提高市場占有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