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曲奇 編輯/謝維平

天下霸唱起訴電影《九層妖塔》侵權案近日終于結案了。

法院二審判定認為,中影公司、夢想者公司、樂視公司將小說《鬼吹燈之精絕古城》改編成電影《九層妖塔》的行為,侵害了小說作者張牧野(天下霸唱)對小說的保護作品完整權,被告向天下霸唱賠償5萬元。

天下霸唱和《九層妖塔》的這場官司持續時間長達三年,隨著天下霸唱二審勝訴,對影視行業“魔改”文學作品的現象,是否會有改善呢,對于5萬元的賠償金額,有網友評論說代價實在太小了,并不會對這種現象有任何改變。

天下霸唱狀告《九層妖塔》勝訴 天馬行空的改編還能繼續嗎
天下霸唱狀告《九層妖塔》勝訴 天馬行空的改編還能繼續嗎

天下霸唱和《九層妖塔》糾葛始末

作為內地網絡盜墓小說的鼻祖,《鬼吹燈》系列小說自2005年連載問世起便迅速走紅,現如今已經被改編成多部影視作品,比如《九層妖塔》、《尋龍訣》、《鬼吹燈之精絕古城》和《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等。

《鬼吹燈》走紅后,天下霸唱以10萬元的價格將《鬼吹燈》第一部的包括影視改編在內的全部著作財產權轉讓給起點。后來天下霸唱和起點又簽了一份合約,使得天下霸唱作為小說原作者,失去了兩部《鬼吹燈》上下8本小說的影視改編買賣權,甚至他被要求不能再以“鬼吹燈”為名創作小說,以如此低的性價比失去了《鬼吹燈》這個IP,在IP和版權意識逐漸強化的今天是很難想象的。

后來在起點中文網的操作下,《鬼吹燈》的電影改編版權被一分為二,第一部的四本小說被夢想者公司拿下,最后由陸川執導被改成了電影《九層妖塔》,后四本小說的電影改編權賣給了萬達,與工夫影業合作拍出了電影《尋龍決》。

天下霸唱狀告《九層妖塔》勝訴 天馬行空的改編還能繼續嗎

同年上映兩部《鬼吹燈》改編的電影,結果卻大不相同,《尋龍訣》有天下霸唱親自參與,在保留原作情節的同時,從演員到制作都有良好的把控,最終成為當年賀歲檔冠軍。而陸川導演的《九層妖塔》雖然早于《尋龍訣》上映,作為由第一部《鬼吹燈》改編的影視作品,盡管有6.82億票房,僅有豆瓣4分貓眼5.7分的水準。這也拉開了天下霸唱起訴《九層妖塔》的拉鋸戰。

2016年1月,天下霸唱以侵犯著作權為由,將《九層妖塔》電影方訴至法院,要求被告停止侵權行為,向自己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并賠償精神損失100萬元。但一審判決結果,法院認定《九層妖塔》電影方被判在發行、播放和傳播該電影時署名天下霸唱為原著小說作者,并就涉案侵權行為刊登聲明,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天下霸唱索賠百萬精神損失費的要求未獲法院支持。

天下霸唱不服一審結果,后來再次上訴,直到近日二審改判,法院認定《九層妖塔》對小說的改編偏離原作太遠,構成了對原作品的歪曲和篡改,侵犯了天下霸唱的保護作品完整權,并賠償精神損失費五萬元,這場拉鋸戰得以落幕。

天下霸唱狀告《九層妖塔》勝訴 天馬行空的改編還能繼續嗎

相比魔改作者更擔心聲譽受損影響日后利益

近年來,影視作品改編自文學作品的現象已經非常普遍了,尤其前兩年只要有點名氣的小說,可以和IP有一點關系的,都可以被改編成影視作品,像天下霸唱、南派三叔、江南跟今何在等人的作品,已經數不清有多少部被影視化了。

文學作品動漫作品被影視化,不可避免的會有情節上的取舍和改動,也經常會有原作粉吐槽,自己喜歡的作品被改的“媽都不認”,也就是說遇到了非常嚴重的魔改。比如由楊冪和黃軒主演的《親愛的翻譯官》就被網友吐槽“劇中喬菲和程家陽跟小說主人公只是同名吧?”,甚至連原著作者都不甚滿意,作者繆娟曾經表示:“電視劇保持了人物的性格,不過故事改編偏離得有點遠,大家還是看書吧!”

天下霸唱狀告《九層妖塔》勝訴 天馬行空的改編還能繼續嗎

無獨有偶,張一山主演的《余罪》第二季也被原著作者常書欣公開吐槽過:編劇沒看過小說,自己亂改,劇情沒有邏輯,人物關系混亂,缺乏罪案推理細節,片名可以直接改成《白癡與笨蛋》了。常書欣的態度盡管比繆娟強硬了一點,但和天下霸唱直接將《九層妖塔》片方告上法庭相比,還是嫩了許多。

劉慈欣以前被問到過,是否會在意自己的作品《三體》改編成的電影和原著差異過大。劉慈欣當時回答“電影和小說在是兩種不同的藝術呈現形式,小說改編的電影在很多時候難以做到忠實原著。所以我不會在意電影劇情和小說差別大不大,但我會很在意改編的電影好不好看。如果誰拍的《三體》電影劇情十分忠于原著,但電影本身相當難看,我會十分不滿。而如果一部叫做《三體》的電影制作精良、劇情精彩,但和《三體》小說的劇情天差地別,我也會欣然接受。”

天下霸唱狀告《九層妖塔》勝訴 天馬行空的改編還能繼續嗎

這其中的原因,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分析,有可能是因為在當今作者個人意識覺醒、團隊規模化后,知識產權簽約轉讓方面比十幾年前嚴謹很多,像天下霸唱10萬塊錢就把《鬼吹燈》賣了的案例很難再有了。而且在強調IP的圈內氛圍里,原著作者也可以拿到一筆很豐厚的改編費用,把作品賣身后,為了合作方的面子盡管有不滿也只能口嗨一下,除非雙方關系決裂,才有可能鬧上法庭。

原著作者不介意被魔改,但是魔改后的內容不能太爛,以致于對作者的聲譽造成負面影響,相反如果改變后的水準很高,可以給作者帶來正面影響,是可以讓人接受的。

大眾心理學上有個觀點,一個人的影響力更大程度是來自他的名望和聲譽而不是他的論據,一旦失去名為跟聲譽,也就失去了影響力。天下霸唱當年狀告《九層妖塔》除了因為其作品被魔改外,還因為《九層妖塔》的口碑已經對他的聲譽造成不利的影響,及時切斷關系可以降低對后續作品商業化的影響。

天下霸唱狀告《九層妖塔》勝訴 天馬行空的改編還能繼續嗎

“必要的改編”模糊了雙方的黑白地帶

天下霸唱僅獲得5萬元精神損失費的賠償,對一部制作上億、票房收入6.8億的電影來說,5萬元的懲罰對片方就如同隔靴搔癢一般,僅僅起到了象征性懲罰作用,但這個案件的意義遠大于這5萬元。

天下霸唱的勝訴無疑給各位片方提了一個風險警示,對改編的文學作品要有一定的敬畏心。在獲得作品改編權后,如果對作品進行歪曲、篡改而侵犯保護作品完整權,是有可能被原著作者起訴并且敗訴的,盡管法律上規定,改編者獲得了合法的改編權,即視為原作者允許對原作品進行必要的改動,但這種改動的自由是有限度的,不是絕對自由的。

天下霸唱狀告《九層妖塔》勝訴 天馬行空的改編還能繼續嗎

根據本案,審查不允許不再是萬能的改編理由,像《九層妖塔》的片方就以封建迷信將盜墓過程改編成與外星怪獸打斗的故事,這種過度自由的改編已經遠遠偏離了原著設定。但《尋龍訣》在規避審查敏感點的同時,就盡可能的還原了《鬼吹燈》原著,說到底還是創作者自我意識的態度問題。

這種彈性的改編自由,恐怕會成為日后改編方與原作者的黑白地帶,影視公司獲得了改編權拍完作品后,原著作者不滿意起訴了,或許會成為常態。這可能需要各公司法務部在簽訂合同時獲得作者的完全授權,或者邀請作者加入到作品的改編,成為利益共同體。天下霸唱的二審判決書要成為各公司法務部門仔細研讀的對象了。

由小說改編的影視作品,原著作者如何在商業和本心間保持平衡,片方如何在原內容和內容再創作方面保持平衡,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