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書樂

不久前,NBA巨星哈登在中國行活動中,因騎小牛電動車違規被上海交警處罰,之后新聞不斷發酵,小牛電動也因此曝光度大增。

被“哈登違章”帶貨的小牛電動:雞肋智能功能,難下沉三四線城市

小牛電動成立于2014年,主營鋰電兩輪電動車,2015年6月發布第一款車型小牛電動N1。

2018年10月,公司登陸納斯達克。中信證券曾發布研報,并稱公司為“兩輪車行業的小米”。

被“哈登違章”帶貨的小牛電動:雞肋智能功能,難下沉三四線城市

2018年年報顯示,小牛電動2018年的全年凈營收額為14.78億元,同比增長92.1%。凈虧損3.49億元,同比擴大88.96%。

一直以來,小牛電動也以“智能化”“科技化”作為宣傳點,比如小牛電動車可以實時定位、防止被盜,還可以提供一些人性化的服務,包括給手機充電、創立“牛油粉”社區、組織粉絲試駕等。

被“哈登違章”帶貨的小牛電動:雞肋智能功能,難下沉三四線城市

就此,《中國經營報》記者劉媛媛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小牛電動的這些功能,可以說很多都是用處不大的“雞肋”功能。

比如給手機充電、防盜等,都只是滿足了用戶的一些個性需求,不是真正所謂的剛需,所以這種增值服務本身對消費體驗的影響力不大。

被“哈登違章”帶貨的小牛電動:雞肋智能功能,難下沉三四線城市

實際上在北京等城市,小牛電動市場占有率還可以,但對于三四線城市的用戶來說,電動車的概念更多的就是充電方便、續航時間長,小牛電動所謂的智能功能,在三四線城市更加沒有存在的土壤。

兩輪電動車的智能體驗,更多地存在于一種炫耀式的展示上面,高昂的售價讓小牛電動難以在三四線城市拓展。

被“哈登違章”帶貨的小牛電動:雞肋智能功能,難下沉三四線城市

張書樂 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