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書樂

7月22日,騰訊宣布:騰訊游戲將與寶可夢公司達成合作,其旗下天美工作室將和寶可夢在美國洛杉磯成立工作室研發新游戲。目前該工作室正在全球招聘游戲制作人。

吃雞海外,騰訊、網易高頻投資海外游戲研發團隊,只為取“精”?

僅僅過了一天,網易也宣布:網易在加拿大蒙特利爾設立新的游戲工作室,主要負責項目研發。

騰訊、網易幾乎同時宣布海外研發團隊的成立,這意味著:兩大游戲廠商正在提速海外擴張、加快精品游戲的布局,也說明了頭部廠商在人才爭奪以及中國游戲模式對外輸出上的某種“默契”。

布局漸高頻,網易與騰訊要搞事

事實上,從2017年開始,網易就頻繁的投資海外游戲工作室,如今其有在蒙特利爾這個海外游戲公司聚集的城市設立游戲工作室,其用意也頗為值得玩味。

吃雞海外,騰訊、網易高頻投資海外游戲研發團隊,只為取“精”?

就此,《時代財經》黃淑妹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對于網易來說,它作為國內最早進入游戲產業且唯一貫穿國內網游發展始終的一線公司,其立身之根就是研發與原創。

而隨著騰訊的崛起,加上其從代理走向原創,其壓力也從渠道巨頭變成渠道和研發雙巨頭,對于網易來說這種壓力變得極大,也迫使它需要進一步保持自己的優勢領域。

而從蒙特利爾這個游戲硅谷里尋找一流人才,形成工作室來打造精品游戲,也就成為了最快捷的通道。

這其實不是全球化布局的加速,至少不是第一原因,而是網易順應國內游戲廠商競爭走向“精品游戲”之戰的一種抉擇。

就如十年前它拿下暴雪代理合作,而為自己注入了大量“暴雪出品、必屬精品”的游戲設計理念是一脈相承的。

吃雞海外,騰訊、網易高頻投資海外游戲研發團隊,只為取“精”?

進軍海外市場,在于不夠精彩?

當然,海外游戲市場進軍,本身也是國內游戲廠商的一個趨勢。

IHSMarkit的最新報告顯示,2018年騰訊、網易兩家在海外AppStore和GooglePlay的總收入達到了4.72億美元,對比2017年的7800萬美元,同比增長高達505%。

網易本身就是翹楚,只是過去走向大多是較之國內市場弱一些的海外市場和大中華文化圈影響范圍,如東南亞。

吃雞海外,騰訊、網易高頻投資海外游戲研發團隊,只為取“精”?

此外,游戲企業收購海外游戲團隊和在海外設立工作室,除了國內政策和市場變化原因外,更重要的是廠商研發方向正在改變,即迫切需要改變國內游戲“廣種薄收”和“跟風”模式。

在游戲市場上,過去的山寨模式,已經越來越難獲得紅利。玩家的口味越來越刁,也迫使游戲廠商必須真正把游戲體驗做上來,游戲玩法創新出來。

而在海外游戲市場,有大量的游戲人才是用極強創意和獨立游戲,占有了一席之地的。就如吃雞游戲最初就是一個同人游戲,而創意和設定卻最終成就了全球的吃雞潮流一般。

因此,到海外搶人才、爭創意,是現金流充足、國內市場穩定的國內游戲廠商們,一個必然的選擇。而海外工作室,本身就是為了“接地氣”而存在的。

吃雞海外,騰訊、網易高頻投資海外游戲研發團隊,只為取“精”?

搶人才、搶創意!雙搶手法不同

對于騰訊和網易而言,在海外的投資上,也有些許不同。

網易的海外投資歷程較短,從2017年開始2019年加速。而騰訊的海外游戲投資歷程更早范圍更廣。

另外,騰訊的投資多為游戲全產業鏈,包括開發商、技術甚至全品牌等,而從網易公布的投資來看,多集中于開發商層面,僅有一家是技術層面的投資。

換言之,騰訊的“泛”路線,更多是海外的合作和收購。

合作選擇的是巨頭,且擁有騰訊所不具備IP的巨頭,如老牌游戲巨頭任天堂與動漫巨頭集英社等。

收購則是一些曾經輝煌或新興崛起的公司,騰訊的思路上還是將國外的IP和創意引入進來,人才帶回來,孵化屬于自己的工作室和團隊。

吃雞海外,騰訊、網易高頻投資海外游戲研發團隊,只為取“精”?

反之,網易的“專”路線主要是技術研發上的深度切入。

即網易的游戲立足就是精品,有精品就不擔心渠道壓力,有精品就不擔心用戶黏性,因此各種技術層面的投資,都是為網易擴大精品游戲再生產尋找契機。

海外布局來做成工作室,人不用在國內,卻實至名歸是網易游戲人即可。

張書樂 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