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書樂

蔡徐坤,一個憑借綜藝節目《偶像練習生》走紅的新生代流量小生,于去年夏天發布了一條新歌推廣微博。或許連他自己都很難相信,隨手發布的微博在短時間內便突破了1億轉發量。

這個數據量之大令人難以置信。微博的日活量也才2億用戶,相當于每兩個微博活躍用戶中,就有一個人轉發了該條微博。

網絡黑產猖獗,圍剿戰從“蔡徐坤”開打

“蔡徐坤”只是個小頭目

年后,謎底揭開———近日,在微博的配合下,北京警方成功偵破一起利用非法APP惡意刷量、流量造假的刑事案件,而涉案應用“星援APP”便是蔡徐坤1億轉發量的幕后推手。

就此,《國際金融報》記者蔣佩芳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星援App嚴格意義上屬于水軍式的刷量模式,屬于黑產中較為低端的形態,技術含量較低,主要是根據特定人需求,以刷量方式造成虛假繁榮,讓粉絲和受眾產生錯覺。

網絡黑產猖獗,圍剿戰從“蔡徐坤”開打

這在許多粉絲應援生態里頗為常見,不少名人明星和大V的罵戰之中,以及一些社會事件中都有這類黑產的身影。

黑產制造“無人區”

刷量,表面上看是粉絲行為或營銷手段,但實質上則是對其刷量的特定網絡生態的一種破壞,嚴重的狀態下會造成某些互聯網社交、媒體領域在生態被破壞后變成只有“機器人”刷量的“無人區”。

無獨有偶。6月6日-10日,QQ音樂5天內陸續對外發布了3封打擊違規黑產的公告,其宣稱:少量用戶存在違規獲取樂幣的異常行為,為此,QQ音樂對96個違規賬號暫時進行了凍結。

網絡黑產猖獗,圍剿戰從“蔡徐坤”開打

本質上,QQ音樂打擊非法充值則是另一類黑產,即利用產品漏洞來獲得不正當利益,這種黑產對產品的生存生態破壞性更為激烈,是所有平臺都在努力防范和打擊的。

畢竟,在互聯網產業中,一個產品的生態健康與否直接關系到產品的最終存活與盈利。

黑產橫行就是跗骨之蛆,必須除之而后快。

網絡黑產猖獗,圍剿戰從“蔡徐坤”開打

外掛、私服就是最常見黑產

黑產表現最為猖獗的,其實還是游戲產業之中。

在游戲領域,網絡黑產其實是最早出現也是最普及的。

外掛、私服這些在網絡游戲興起之初,就直接具備摧毀一個爆款游戲所有生機的黑產,其至今依然在游戲產業里橫行。

包括早前的吃雞游戲,大量的外掛造成的游戲不平衡以及各種詭異的游戲玩法,也讓很多用戶最終離開。

而且外掛此刻已經發展為更加隱蔽的私人定制,其目的就是讓打擊外掛的游戲廠商也難以獲得證據和達成封殺。

越是爆款游戲,越是外掛、私服橫行。一切都是為了“利益”在背后驅使。

網絡黑產猖獗,圍剿戰從“蔡徐坤”開打

黑產為何屢禁不絕

黑產的快速迭代能力甚至超過了各平臺的迭代。

薅羊毛式的黑客成功神話,讓許多人在觀念中形成了一種暴富認知、且認為法不責眾。巨大的利益驅動,是讓黑產難以根絕的關鍵。

很多黑產其實就類似病毒,平臺作為防守方,主要是被動防御。只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真正有效地機制,并不僅僅是互聯網平臺在技術上進行封堵,而是在法律上進行“嚴打”。

只有讓黑產者發現所要承擔的法律風險是其所獲得利益不能沖抵的,黑產才能真正被有效遏制。

網絡黑產猖獗,圍剿戰從“蔡徐坤”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