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賈陽

影視公司年報扎堆計提商譽、壞賬,可忙壞了交易所,對著問題層出不窮的年報一封封下發問詢函,甚至有的影視公司還“榮幸”地收到兩輪問詢函。

唐德影視日前公告了對問詢函的回復,有一個焦點引來行業關注。唐德影視稱,《巴清傳》播映存在兩種可能:一是,等待主演復出,以現有版本播出;二是,啟動更換主演方案。管理層基于審慎性考慮,按照第二種可能對應收賬款單項計提壞賬準備:將首輪發行價款調整為3.06億元,而更換角色需增加拍攝成本3000萬元。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因為去年就爆出李晨已經接替重拍了男主高云翔的戲份,于是媒體將公告解讀為女主角范冰冰或將被替換重拍。事實上,這算是對回復函的誤讀,對于“更換主演”的表述,是在說明年報中減值測試的方法,指示的是2018年替換男主的拍攝過程。

“我要是唐德,早就不糾結了,巴清傳損失已經計提了,有這個錢不如去投新劇。”對于這一消息,另一影視上市公司高管向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如是評論。他認為這個消息意義不大,有可能只是為了股價放出來的。而且由于范冰冰在稅務風暴過后,已經開始復出活動,未被定義為“劣跡藝人”,沒有換角的必要。

號稱“亞洲電視劇制作歷史單體最大投資”的《巴清傳》是唐德影視不可言說的痛。超過5.8億元的制作成本、9.32億元的銷售額、4.96億元的壞賬計提(迄今為止),給了這個3年累計利潤不到5億的上市公司當胸一劍,也讓影視業標準化程度、抗風險能力之低刷新大眾認知。此前的投資方和合作方,一部分已經開始棄船。

業內不是沒有重拍的案例,比如延期5年歷經波折的《大秦帝國之崛起》,如果換角重拍,唐德的境遇會變好嗎?如果不重拍,等著主演風波過去,劇集再積壓不可預計的時長,唐德能扛過去嗎?此外,還要問,范冰冰退股后,新股東進來有什么實質影響嗎?緊張的現金流要怎么去彌補?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

《巴清傳》的起伏無意之間成為過去幾年中國文娛行業波瀾的一個注腳。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武媚娘傳奇》《羋月傳》《如懿傳》……近年來,古裝大女主題材往往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甚至鎖定年度劇王。市場反響好,同類型的劇集便密集出現。

《巴清傳》2016年拍攝,相關信息顯示,《巴清傳》的制作成本超過5.8億元,由唐德影視主投主控,投資比例為70%。原本定檔2018年1月,當時劇名還叫《贏天下》,江蘇衛視和東方衛視獲得首輪播映權,價格均為2.325億元,合計4.65億元;優酷則以單集800萬元(后改為750萬元)拿下獨家網絡傳播權,暫定60集,合計4.5億元。首輪播出,就實現銷售額9.32億元,累計收款3.32億元,2018年年末應收賬款余額5.99億元。

當時的新聞稿中不乏“《贏天下》一家獨大、最大贏家”的描述,而隨后卻突然撤檔。坊間傳聞撤檔起因是“秦粉”向廣電總局投訴該劇涉嫌戲說歷史、歪曲歷史。

《巴清傳》在唐德影視的整個戰略版圖上的位置太重要了。2017年唐德影視的全部營收11.8億,其中《巴清傳》就貢獻了6.2億。《巴清傳》的轉折應合了整個文娛行業的拐點。

此后《巴清傳》男主性侵官司、女主“陰陽合同”問題依次爆發,唐德中途改劇名、換男主重拍等補救措施均付諸東流。在2018年中報里,還只是提示年內無法播出的風險,而伴隨著主演變成劣跡藝人、政策開始嚴查影視圈稅務、古裝劇排播被監管大幅壓縮、二級市場影視公司股價重挫、公司大股東股權質押風險一路狂飆,到年底,唐德直接對應收《巴清傳》項目款5.99億元計提壞賬準備4.96億元。

加上其他項目的資產減值計提,唐德2018年錄得9.52億的虧損,在A股影視板塊排名前列。未能上映的《巴清傳》一下就“貢獻”了近5億的虧損,超過以往三年的利潤之和。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差則差矣,有一大批同行上市公司陪著一起巨虧,卻最大程度削減了業績帶來的股價震動,畢竟已經跌到谷底了。揭過這一頁,反而可以輕裝上陣。深交所對這份慘淡的年報發出問詢函,而在回復函中,關于《巴清傳》應收賬款的減值測試流程,唐德影視解釋道:

受主要演員社會輿論事件的影響,《巴清傳》的播映被推遲,相關應收賬款存在明顯的減值跡象。公司管理層做出重大會計估計,未來電視劇《巴清傳》的播映情況存在兩種可能:一是,等待主演復出,以現有版本播出;二是,啟動更換主演方案。管理層基于審慎性考慮,按照第二種可能對應收賬款單項計提壞賬準備。

唐德影視將首輪發行價款調整為3.06億元,更換角色需增加拍攝成本3000萬元,應付合作方霍爾果斯愛美神分賬收益款也從23,755.80萬元降至7,803萬元,差額15,952.80萬元作為壞賬準備計提的備抵。據此測算出,對《巴清傳》應收賬款計提4.96億的壞賬準備。

事實上,在2018年主演高云翔涉性侵案后,唐德就啟用李晨替換高重拍男主戲份,當時網上流傳出不少男女主對戲的實拍場景圖。而據此回復函,重拍事宜增加了3000萬的額外投入。若以此前號稱的5.8億成本來算,《巴清傳》的制作成本攀升至6.1億。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而因高云翔個人因素造成的劇集損失,唐德已經上訴申請對其進行資產凍結。

上述影視上市公司高管向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分析稱,劇集具體能不能播不能肯定,但此前男主出了問題,劣跡藝人的作品肯定不能播;范冰冰稅務問題被查后又復出了,所以應該不算是劣跡藝人,女主應該沒問題。但是現在不能播宮斗劇,所以推測即使把主角的戲重拍,上的可能也不大……

而對于媒體傳聞的“替換范冰冰”,他則表示,唐德都已經計提了,對公司未來利潤已經沒影響了。演員、題材都有問題,加上行業積壓的劇太多了,不乏很多優質作品,平臺排期這么滿,沒有理由播一部有明顯瑕疵的劇,所以“我要是唐德,可能就不糾結了,有錢不如去投新劇。”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基于對回復函的解讀以及上述分析,唐德目前對《巴清傳》的處置方式就是等待,以及“根據行業監管政策及相關事件的后續進展,持續跟蹤并審慎選擇最有利于公司股東利益的方案積極推進電視劇《巴清傳》的播出”。

小娛就是否更換范冰冰、重拍女主戲份求證唐德,輾轉聯系到的多位唐德員工均表示已離職,而截止發稿,暫未得到官方回應。

事實上,不止《巴清傳》,昨日幾部古裝大劇臨時被撤檔,排播日期不定,片方、渠道都只能等待。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投資方棄船,唐德以25%回報率回購份額

作為《巴清傳》的主控方,2016年,唐德影視的投資份額初始占到65%,無錫愛美神份額占到35%,隨后投資結構發生變更。唐德與霍爾果斯愛美神投資占比分別變更為70%、30%,總預算定為4.8億。霍爾果斯愛美神為無錫愛美神全資子公司,而范冰冰是無錫愛美神的大股東為范冰冰,持股74.5%。

據回復函,華視娛樂2017年也參與了《巴清傳》聯合投資,投資比例為5%,總投資上升至6億元。而據片花字幕,《巴清傳》的投資方除了以上幾家,還包括優酷、盟將威影視(當代東方旗下公司),以及聯合出品方不二文化、辯才天影視、中影股份、恒大影視、嗨樂影視、常升影視(華誼兄弟旗下公司)、廣西電視傳媒和美濃影視。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而隨著主演出問題、歷史改編類被嚴控,《巴清傳》排播遙遙無期,原本的投資方、合作方開始退出項目。

據唐德影視的回復函,由于存在回購協議,2018年10月,公司以3750萬元的對價對華視娛樂享有的5%的投資份額進行了回購。回購后,除署名權外,華視娛樂不再擁有對該劇的任何收益權等其他權利。回購價較原投資額增加750萬元,也就是說,唐德影視給到華視娛樂的投資收益率高達25%。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此外,在業績快報公布后,《巴清傳》植入廣告相關的客戶與公司協商解約退款,考慮已發生的成本未來很可能無法得到補償,唐德影視將相關拍攝成本571.71萬元計入當期損益,增加營業成本570.45萬元,毛利率降低2.13個百分點。

而如果這一項目繼續擱置未能上線,不排除有投資方和合作方再退出。

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向華誼和恒大影業求證其投資狀況,截至發稿,還未得到回復。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唐德的指望在哪里?

2018年,唐德營業收入3.72億元,同比下降68.52%;凈利潤-9.27億元,同比下降581.55%,主要虧損來自《巴清傳》。

而2019年一季度,唐德的困境似乎還未緩解,凈利潤為-4406萬元,2018年同期為2442萬元。受影視項目收入確認的周期性影響,加之2018年以來影視行業景氣度有所下滑,報告期內,公司電視劇項目銷售進度低于預期。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唐德影視最新市值僅剩28.1億元,較最高峰的150億元,縮水超過80%

而除了業績未能好轉,不能貢獻現金流,唐德的麻煩還有很多。

一是債務危機。截至2018年12月31日,唐德影視資產負債率為89.62%,其中短期借款3.16億元,而公司2019年1季度末的貨幣資金余額僅為7674.26萬元。2016年~2018年連續三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負。深交所要求公司說明是否有償債風險。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唐德在回復函中稱,有兩筆累計2.1億的銀行借款均將于今年第四季度到期,而公司則已經通過資產質押提供了增信保障:2018年,實控人吳宏亮親屬以房產提供抵押擔保,公司以《東宮》應收賬款權利提供質押擔保;2019年,吳宏亮親屬繼續抵押房產,因此到期后,“繼續獲得貸款的可能性較大”。

二是實控人股權質押危機以及公司控制權變更風險。實控人吳宏亮所持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36.76%,質押比例已達到99.82%,占公司總股本的36.69%。公司在公告中警示稱,吳宏亮正加快處置變現其個人持有的長期資產,回籠現金。但若發生公司股價進一步大幅下跌且吳宏亮降質押率未達到進度的極端情形,公司可能存在實際控制人發生變更的風險。

三是股東出逃。唐德影視上市時,就與明星緊密綁定,引入知名編劇、導演以及演員范冰冰、趙薇、張豐毅、巍子等作為直接或間接股東。曾經還一度效仿華誼,欲收購范冰冰的“空殼公司”,加強綁定。趙薇的哥哥曾是第二大股東,2017年離婚向妻子分割股權(降到5%以下,減持限制減少),隨后二人陸續減持。范冰冰則在今年一季度通過大宗交易拋售全部股權。大廈將傾之時,創始高管、投資人,也爭相減持。實控人吳宏亮多番出手增持,但亦難挽市場信心。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不過接手范冰冰股權的分別是北京日報報業集團旗下京報長安資管、中信建投證券旗下元達信資本以及金匯金投資集團之鼎璟投資基金。一季報中,唐德稱,與股東京報長安的全資股東北京日報社合作共同打造“新時代精品劇”計劃,與金匯金合作啟動唐德影視互聯網改造計劃。京報長安資產和鼎璟投資還計劃拿出1億元和唐德影視投資影視劇,元達信資本認購了公司2019年發行的公司債3150萬元。雖然新股東占股比例不算大,但也多少盡自己之能提供幫助,也算是有鎮定市場情緒的作用。

從一季報中看出,其業務已經move on了,唐德的內容策略是,在未來的電視劇市場占到占據8%-10%的市場份額,打造大IP、大制作頭部劇;網劇則特別發力短集網絡劇,增加與視頻平臺的粘性。

在電影業務方面的經營策略是,在防范風險的基礎上實現穩健的收益,通過將份額溢價出售的方式提前收回成本,賺取發行費用和票房超額收益,或者與其他保底發行方合作的方式提前鎖定收益。另一方面,擴大電影投資制作規模,特別是對中等規模口碑電影加大投入。

今年唐德計劃投資、拍攝的電視劇項目如下,值得注意的是,古裝劇項目為零,都市情感劇占大多數。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電影項目有三個,其中《古董局中局》算是比較有影響力的IP。

一部《巴清傳》,荒誕文娛史-焦點中國網

此外,唐德透露,《東宮》已在優酷獨播,《因法之名》已于4月14日在北京衛視和PPTV播出,《一身孤注擲溫柔》已進入發行階段。電影業務方面,公司作為執行制片方投資制作的電影《狂怒沙暴》已完成拍攝,正在進行后期制作和預售洽談工作。《狂怒沙暴》預計的投資額度最高,達到1.2億;其次是《一身孤注擲溫柔》,投資額預計7000萬。

在行業整體慘淡、公司重大項目失利之時,為了凝聚人心,唐德今年一季度通過并發起了股票激勵計劃,向47名激勵對象授予權益數量不超過1383.3萬股,不超過激勵計劃草案公告時公司股本總額40,000萬股的3.46%。授予價格定為3.41元/股,認購款合計4717萬元。既鼓舞了士氣,又完成了融資。

走出《巴清傳》陰霾,唐德只能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