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由于疫情的原因,讓大家這段時間的工作方式和學習方式都有了變化,在線辦公,在線課堂成為了大多數人的選擇。

近期有網友稱,在上課的時候,老師可以偷偷調用學生的攝像頭甚至監控學生屏幕,以此來保證學生上課不開小差。

作為這次網課中最火的平臺,再加上之前又鬧出了百萬小學生一星差評事件,很多人下意識的就想到釘釘,最后鬧得釘釘官方不得不出來回應。

這次事情真正的始作俑者是兩款叫做無限寶和課后網的軟件,據了解兩者同屬浙江萬朋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

據網友爆料課后網和無限寶兩款APP在獲取攝像機的權限后,在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開啟,并且老師端可以在不告知學生的情況下強制開啟。

如果禁用了APP獲取攝像機權限,該軟件就會不停地給用戶發送同意使用攝像頭和錄音的權限,也就是強制彈出窗口,直到用戶同意授權為止。亦即,用戶不"放權",就沒辦法正常使用這款APP,這多少有些"霸王條款"的意味。

對于這事,萬鵬教育不但不以為恥,反而覺得這是特色功能,作為賣點特別介紹。

根據我國《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信息服務管理規定》

第七條 依法保障用戶在安裝或使用過程中的知情權和選擇權,未向用戶明示并經用戶同意,不得開啟收集地理位置、讀取通訊錄、使用攝像頭、啟用錄音等功能,不得開啟與服務無關的功能,不得捆綁安裝無關應用程序。

這兩款軟件都屬于教育平臺,課堂教學本身就是要兼顧管理性的,或者說,這個系統就是為了管理存在的,必然會帶有一些強制性功能,這一點和隱私權天生是有沖突的。

但是這并不能作為公然侵權的正當理由。這款APP的開發方為教師端開設了無限大的權利,將廣大學生置于明顯的弱勢一方。

非但侵犯學生個人隱私,更可能導致學生家庭的隱私信息遭遇泄露。倘使這款軟件不幸淪為某些人窺探私域的工具,或者這類平臺靠著教學平臺的理由獲取到超高的權限后,是否用于不好的地方?之后又如何保護這些信息?這都是一個問題。

從無限寶的隱私協議來看,平臺并沒有提供很好的用戶信息保護承諾。

而萬朋教育有著學生的重要的隱私信息,如姓名、年齡、學校班級等。更別說還有私自收集的學生的日常行為、照片、錄音等等資料。

并且,課后網還被發現讀取的用戶信息有許多是和自身功能不相干的,譬如已安裝應用列表、本機識別碼以及運動數據等。

這么多重要的信息是否能保證只用于教學環節,不做其他盈利呢?

在過去五年的時間里,在線教育行業有至少一千起融資案例。

《2018年在線教育趨勢報告》指出,2015-2018年多數在線教育企業在虧損,僅有3%的企業盈利。

2019年以來,包括滬江網校、字節跳動旗下教育類產品gogokid、炙手可熱的VIPKID都在大面積裁員。甚至滬江網校、gogokid裁員比例超過50%

這一系列現象背后其實暴露出了一個比較麻煩的問題。教學軟件本身盈利能力不佳,過去幾年中在線教學領域又出現了多如牛毛的公司和平臺。

他們的盈利能力不強,技術團隊也不完善,服務器基本不設防。但他們獲取了大量學生的真實信息,甚至有的平臺還要把父母信息也統計進去。這類信息可是塊香餑餑,相信網貸平臺、游戲平臺,應該都對這個名單感興趣。類似的是P2P,很多公司暴雷后把客戶名單賣了賺最后一筆錢。

在此,希望各位老師和校長,真的要好好考慮好這個問題,在有選擇的情況下,盡可能地還是考慮大平臺會好一點。不能單純地為了方便管理,利用不合理的功能,最后造成的后果恐怕是與助學的初衷相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