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出意外,眼下的你大概率已經在家自我隔離超過半個月了。情況好一點的,與家人朝夕相對了一個月;情況糟一點的,守著一部手機或電腦,對影成兩人。緊張中你或許已經開始焦躁,并發福。

上個月,七部電影集體撤檔;這個月,劉德華、莫文蔚、劉若英、新褲子、伍佰、摩登兄弟等數十位明星歌手的演唱會宣布延期。

2020年一季度,瞬間成了文娛荒漠

沒有精神食糧的隔離與“坐牢”無異,很多線下行業也受到沖擊,健身房、話劇院、KTV等紛紛在線上探索,自救的同時滿足線上用戶的宅家需求。

比如云蹦迪。Dr.Oscar奧斯卡、SpacePlus、怪獸公園等數十家頭部夜店入駐快手,掀起一場“云蹦迪”熱潮。情人節當天,夜店PK總在線人數近300萬,收獲超500萬點贊,總彈幕數達12萬,最高在線峰值超過十萬。就連“演唱會”也被搬到了線上。

2月16日,晚上八點,明星歌手與網紅主播們在快手連麥,為老鐵們獻上了一場在線演唱會。在這些嘗試中,文娛產業開始了進化。

1

同臺連麥

過去要聽明星歌手的演唱會,我們只能去線下,但是《連麥音悅會》將他們請到了線上。不僅有成名已有的經典歌手,還有一躍而起的“新勢力”,比如在《樂隊的夏天》中一夏成名的“面孔樂隊”。

這支樂隊其實成立于80年代,是“新勢力”中的“老法師”,曾經一度解散,各奔東西十年后又重組。在《連麥音悅會》上,他們帶來了《幻覺》與《港灣》,他們近30年的故事都在這兩首歌里了。

同臺的明星歌手還有:譚維維、Click#15、果味VC、簡迷離、厲娜、王云cloud尹毓恪、趙紫驊等人,他們將與快手頭部音樂主播陳小碩、陳逗逗、白小白等現場連麥,共同排解老鐵們焦躁與寂寞。開啟線上云演唱會的同時,解鎖2020年一季度文娛荒漠中的綠洲。

在《連麥音悅會》的尾聲,憑借《風中有朵雨做的云》、《誰的眼淚在飛》、《羞答答的玫瑰靜悄悄地開》等歌曲紅遍華語樂壇數十年的孟庭葦終于“登臺”。年過五十的她容顏一如當年,氣質一如當年。唯一不同的是,當年她給我們唱歌,今天給我們展示美食。

在活動的尾聲,孟庭葦獻上了一期素食節目,非常契合隔離期間全家團聚的時光(如果你回家了的話),以及你日漸發福的身體。

在《連麥音悅會》上,快手首次嘗試了“云導播”技術,實現了在“快手直播”這一個賬號下按節目表切換不同直播間的目的,從而保持了整場節目的完整性。藝人們不用來回奔走,坐在家中或排練室里便可以完成直播,受疫情影響分散于各地的藝人得以“同臺”獻藝。

在觀眾側,老鐵們看到的是藝人們精心準備的節目,是歌手與主播們的人氣比拼。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嘗試,展現了在線演唱會的潛力。

在“云導播”技術的加持下,《可樂》、《你笑起來真好看》、《橋邊姑娘》、《大田后生仔》等屠榜金曲接連而來,明星歌手與音樂主播展開人氣比拼的同時,老鐵們則可以宅在家中開啟“云合唱”。

相比線下演唱會,在線演唱會的玩法會更豐富,藝人與觀眾之間的互動方式也更加多元。拿《連麥音悅會》來說,可以打賞、可以搶紅包,甚至還可以通過打賞漂出來的小掛件和在線觀眾榜玩一把小營銷。如果還意猶未盡,可以直接去關注自己喜歡的明星與主播。

在歌聲之外,李明霖活潑多變的主持風格、陳小碩接地氣的互動語言、楊策奇絕的鍵盤演奏等,均成為節目的亮點。相比線下演唱會,在線演唱會的形式多變,觀眾與愛豆的距離也更近,更多幾分煙火氣,

2

融合加速

受疫情影響,過去立足于線下的產業開始紛紛轉戰線上,文娛產業與線上的融合也因此加速。在云蹦迪、《連麥音悅會》的推動下,直播開始展現出更多的可能性,“直播+”的時代就此到來了。

圍繞著“直播+”,快手做了很多嘗試。在疫情襲來之前,快手就曾推出“快手音悅會”和“快手大年夜”這兩場節目,嘗試將直播與晚會進行結合。在這個過程中,快手積累下非常豐富的運營經驗,在迭代玩法的同時推出了很多創新性的直播技術,比如破屏和多鏈路直播。

破屏通過遠景、全景和中景,可以為老鐵提供更多細節畫面。多鏈路直播則提供了更多視角,用戶可以自由切換選擇自己喜歡的視角。

當疫情來襲后,快手在短時間內又迅速推出了一系列活動,用來填補“宅家抗疫”時的文娛需求。比如牽手大英博物館開啟中國直播夜。當所有人都被隔離在家去不了遠方時,快手在大洋彼岸為中國觀眾獻上了一道文化大餐。200萬快手老鐵收看,并點出50萬個贊。

為了抑制你不斷發福的身體,在防疫養膘的緊要關頭,快手上線了“客廳健身房”,并在快手APP菜單頁里給了一個醒目的入口,在“關注本地疫情”下面,在搜索欄上面。在這個“客廳健身房”里,有少林八段錦教學、肩頸理療(非常適應低頭族)、臀腿訓練等課程。

客廳的空間價值被重新發現,直播+文娛帶火了“宅經濟”。“宅”成了一種生活方式。隨著快手“直播+”的不斷展開,快手與各場景將開始發生化學反應。推動各場景與直播的融合,最終將催生新的文化。

拿《連麥音悅會》來說,通過這樣一場直播,明星歌手們將直面老鐵文化,音樂主播們也將因此進入主流文娛市場,文化影響將在潛移默化中展開。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未來明星歌手會喊出“老鐵666,給我點個關注”,音樂主播將登上更大的舞臺去展示自己的才華。

3

快手之變

經歷了過去一年的磨練,快手的運營能力得到明顯提升,這為快手直播和短視頻的未來解鎖了更多可能。也為文娛產業帶來了更多的可能。一個更長尾的市場就此展開,文娛產業的商業模式將發生改變。

還拿演唱會舉例。相比線下演唱會,在線演唱會可以覆蓋的人群范圍更廣,具有很強的破圈性。最典型的例子就是B站的跨年晚會。二次傳播所產生的影響力甚至超過了晚會當晚,其影響力穿越了各個圈層。

快手《連麥音悅會》的主持人李明霖在微博上說:“以后的演唱會估計都是在網上唱了……幾十萬人在線聽你唱歌,放在14年前自己都不敢想。”這就是在線演唱會的潛力,它不僅可以破圈,還將實現跨平臺影響力的即時共振,形成二次、三次傳播。

在快手成熟的商業化路徑的支持下,通過直播打賞、電商賣貨、廣告以及其它創新模式,文娛產業將爆發更大的商業潛力。

其實,不止于文娛。

未來,直播也許會成為各行各業的標配,比如電商、文娛、在線教育等等。在“直播+”的推動下,快手開始廣泛的展開產業協同,在其服務能力不斷滲透各個場景的同時,快手憑借其流量入口的價值,事實上正在成為各個產業生態的中心力量,成為一個生態鏈接者。

在《被看見的力量-快手是什么》這本書的序言里,宿華提到了快手的兩個特點:第一,在乎所有人的感受,所以快手的中尾部達人可以活得很滋潤。第二,注意力的分配,即資源的分配,這保證了中尾部達人是否能活得滋潤。總結成一句話就是:普惠價值觀。

過去一年多,快手發生了很多變化,但普惠價值觀沒有變。這是快手老鐵文化成形的基礎,是快手私域流量生態堪比微信公眾號的核心,最終也將滲透走快手對外的合作當中去,實現互惠共贏。

我們正在迎來一個過于龐大的商業世界,未來沒有一家公司、一個平臺能夠通吃,任何一個細分領域的規模都將是空前的,普惠、互惠才能推動產業長遠的走下去。文娛產業的未來更是如此。直播+文娛可以改造的細分場景幾乎是不可計數的。巨變的大幕已經拉開。

《連麥音悅會》只是個開幕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