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圖的歷史,幾乎就是一個軟硬切換的歷史。

從軟到硬,在變軟,這一次又想硬起來……

“剛剛過去的2019年,美圖公司‘太難了’”。美圖公司創始人兼CEO吳欣鴻日前在美圖2020年會上這樣總結過去的一年。

隨即,吳欣鴻宣布了美圖的2020年大戰略——進軍醫美行業。


曾經千億市值領跑,如今跌掉9成,美圖想用“另類修圖”自救


吳欣鴻話語里,似乎這個跨界一點都不扯:美圖最大的機會就是服務“變美”這個需求,讓每個人都能簡單變美。美圖計劃用十年的時間,整合變美生態鏈,幫助用戶從“虛擬世界”到“現實世界”全方位變美。

不得不說,美圖這些年節奏變換的太快,讓人不知道它的“十年”到底是怎么一個流速。

一年前還想做游戲,如今卻想做醫美

比如說去年這個時候,2019年1月28日,美圖打算的進擊方向是游戲。

彼時,美圖公司發布公告稱,公司(其本身或透過附屬公司)擬收購樂游科技的間接全資附屬公司Dreamscape Horizon Limited 約30%的股份,美圖則將按全面攤薄基準向樂游科技(或其指定代名人)配發及增發最多約20%的普通股股份。

這個公司主要從事個人電腦及電視平臺開發視頻游戲(包括PS4、Xbox One 和Nintendo Switch),其中旗艦產品Warframe(《星際戰甲》)入選游戲平臺Steam 2018年最暢銷游戲百強。


曾經千億市值領跑,如今跌掉9成,美圖想用“另類修圖”自救


然而,正如書樂當時對《長江商報》記者預言的那樣:美團此次收購游戲公司,還是想改變自身平臺越來越窄的工具化生態,想要用游戲來激活泛娛樂黏性。此事無關男女,關乎存亡。

結果由于和“變美”太不相關,最終這個事也就沒更多下文。

修圖修成了上市公司的美圖最終決定繼續修圖。因為:

實在虧得厲害了點。

美圖公司日前披露的業績預告顯示,預計2019年公司持續經營業務的凈虧損約為3.05億元至3.51億元,同比2018年減少約42.8%至34.1%。

從軟變硬,讓美圖得以上市

曾經,修圖是為美圖立下了很多汗馬功勞的。

美圖秀秀上線于2008年10月,當時智能機時代還沒到來,美圖秀秀主打的是PC端的“大眾版的PS工具”。到了年底用戶數量便已經突破100萬。

第一桶金獲得后,美圖在硬件方面再次發揮了修圖的功力。

2013年,美圖發布了美圖手機,2013年5月,國內第一部專注于自拍的手機——美圖手機1誕生,該款手機也是全球首款前置攝像頭達到800萬像素的手機。

結果,借力美圖手機的強大修圖能力,美圖成功上市。


曾經千億市值領跑,如今跌掉9成,美圖想用“另類修圖”自救


吳欣鴻曾表示:“美圖公司2016年能夠成功上市,美圖手機功不可沒!”根據其財報數據顯示,2016年、2017年,美圖手機等硬件收入分別為14.7億、37.4億元,在其總營收中分別占比93.4%和82.6%。

但很快,這個浪潮被同行蓋過。

美圖系的手機,在之后的智能手機市場上,其所更偏重于應用與硬件契合的美圖功能,作為一個小插件,其實已經成為了主流智能手機的標配,而使得這方面的市場不再形成有力支撐。

2018年中期業績顯示,月活躍用戶數量下滑,半年來流失6592萬。就連兜底的智能手機收入也同比下滑了23.4%。

順帶,美圖也將手機業務轉讓給了小米。

2018年11月末,小米宣布與美圖公司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拿下美圖30年的獨家授權,負責美圖手機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美圖則提供美顏算法和影像技術等。

從硬變軟,美圖的自救怎么就敗了

為了重獲生機,美圖再次尋找修圖新風口,彼時的目標是社交。

換言之,美圖從軟變硬,贏得了上市。而從硬變軟,則是為了生存。

就在公布2018年中期業績的同時,美圖公布新戰略,未來十年將在繼續探索“美”的同時,進軍“社交”領域。此次收購游戲公司,可以看做是這一戰略的一部分。


曾經千億市值領跑,如今跌掉9成,美圖想用“另類修圖”自救


其實早在2018年1月23日,美圖公司的年會上,吳欣鴻就已經在籌劃這一戰略,美圖的核心產品美圖秀秀,最近這幾個月的社交數據有喜人的增長,每個月都在創新高。美圖秀秀在工具基礎上,正在形成一個特有的社交生態。

彼此選擇這種攻略,目的性也十分明確:

對于美圖來說,最大的競爭在于其工具的剛需開始變弱,無論是圖片還是視頻,美圖過去的功能,現在都逐步成為了眾多社交、視頻等App里的插件或小程序,這種美圖功能的插件化,讓大量用戶不用專門打開美圖來完成既定”任務“,而是在現有App中即可一站式達成。

這都使得美圖作為一個獨立App的用途被逐步邊緣化。美圖如果不完成從工具箱到泛娛樂化社區的蝶變,其消亡幾乎是可以預見的。

社交似乎成為了拯救這種被邊緣化存在的最佳途徑,半年后拿下游戲公司,通過游戲,來達成美圖修圖社交生態里的一個護城河。

彼時的業界猜測大多集中在——類似電影的類型片生態,美圖定制的類型化游戲,或將在戰略合作之后進入試錯階段。

然而,一切都隨著美圖在軟硬件上的修圖市場,被手機廠商的攝像頭大戰和算法攻略給無情的擊敗,而告終。


曾經千億市值領跑,如今跌掉9成,美圖想用“另類修圖”自救


對此,書樂和《藍鯨財經》言道:美圖一直在社交領域有所布局,但始終沒有顯著的成效,如果再重新在垂直領域進行社交的滲透,效果可能不會太顯著,因為美圖自己沒有做出太大的差異性。

從軟回硬,黑科技拯救美圖?

互聯網上敗下陣來的美圖,再次變陣。

這一次,又是由軟轉硬,只不過不再是硬件,而是硬修圖。

美圖也不是突發奇想,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經早早著手布局。

2019年6月,“上海美圖大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成立,美圖官方回應稱已在皮膚醫學的方向上具備了一定的技術積累。

美圖也曾推出醫美硬件產品,meituspa潔面儀與meitukey 皮膚檢測儀,并且與屈臣氏達成合作,顧客可通過店鋪的“美圖魔鏡”進行AR試妝。


曾經千億市值領跑,如今跌掉9成,美圖想用“另類修圖”自救


然而黑科技能否帶來醫美領域的“修圖”革命呢?貧道以為:

美圖試圖通過入局醫美行業將美從虛擬變為現實,實際上與其自身業務關聯性并不大。

醫美行業本身有兩個制約因素,首先,其效果如何沒有一個明確的標準。

其次,醫美行業整體上來講,表皮下的手術并不規范。美圖入局醫美行業的步伐一旦太亂,便會對其品牌造成一定的損害。

估計下一次,如果美圖還有機會變陣,將要再次從硬轉軟,只是軟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