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喜馬拉雅和蜻蜓的包圍下,荔枝竟然突圍了

1月17日晚,中國UGC音頻社區荔枝正式登陸納斯達克,開盤價報11.03美元,盤初較發行價11美元上漲超30%,報14.34美元,總市值超6億美元。


荔枝終上市:知識付費風口消歇,中國在線音頻第一股出鍋


在整個資本寒冬之下,荔枝為何突然上市,且選擇了納斯達克,僅僅為了成為中國在線音頻第一股?

對此,《國際金融報》記者蔣佩芳、《時代周報》記者陳婷分別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差異性是荔枝搶跑的關鍵

中國互聯網產業從第一輪浪潮(門戶時代)就有一個納斯達克情結,某種意義上,要成為實至名歸的“第一股”,登陸納市被看做是最有證明意義的“成就”。

荔枝選擇美股,以及喜馬拉雅多次籌劃上市而為成行,都是這種情結在作祟。


荔枝終上市:知識付費風口消歇,中國在線音頻第一股出鍋


荔枝和喜馬拉雅、蜻蜓的最大區別應該是它更專注于UGC(用戶生產內容)這個賽道,而兩個友商盡管號稱PGC+UGC,但實質還是在專業生產內容賽道上。

這是區別,但不能說是明顯優勢,只是平臺方向上的差異性。

但由于荔枝在知識付費風口時期選擇押注語音直播和UGC社區,形成直播社交、付費內容、粉絲會員、游戲聯運等多種商業模式,使得其具有了搶跑的可能。

尤其是在知識付費風口消歇的當下。

但更關鍵的是,荔枝有了個好運氣。


荔枝終上市:知識付費風口消歇,中國在線音頻第一股出鍋


碰巧折騰出來的技術護城河

招股書顯示,荔枝于2013年創立后,提出“人人都是播客”,主打音頻創作工具和分享,2016年上線語音直播,2018年累計產生原創音頻節目超過1億期,AI戰略開始發力,2019年正式布局海外和IoT場景。

同時,荔枝在技術上的更迭和積累,確實較之友商有更多的深入,無論是在降噪(招股書中進階為“聲音美顏”),還是在內容分發上,都試圖形成技術上的優勢。

但這其實是荔枝在內容生產上的屬性所導致的,由于用戶生產內容不具備專業生產內容那樣的“錄音棚”,用技術的力量來彌補用戶的設備缺口變成了必需。

同時,也能夠有效地留住普通用戶專注在平臺上生產。


荔枝終上市:知識付費風口消歇,中國在線音頻第一股出鍋


同理,內容分發上的機制選擇和篩選,也是應對紛繁復雜卻缺少自身粉絲黏性的大多數UGC們,通過有效地分發,將龐大的UGC內容庫,精準的推送給不同的人,形成對優質內容根據用戶習慣來有效流量配給,讓生產者和聽眾能夠更容易的找到對方。

相反,PGC大體只要在專業內容進行有效分類,實現訂閱方便即可達成內容分發效果。

最大的問題依然是盈利。

據披露,2019年前三季度,荔枝已實現營業收入8.15億元,超過了2018年全年營業收入。

雖然荔枝營收增長迅速,但仍處于虧損狀態,如何拓展盈利模式也很考驗荔枝。

主要盈利模式還是打賞這個音視頻基礎模式。所謂UGC+版權,在盈利能力上還是較之PGC+版權模式偏弱。

盈利主要看能否找到更多的盈利模式,但顯然不會是在知識付費這個現在晦暗不明的賽道上。

這也給荔枝未來發展埋了個雷。


荔枝終上市:知識付費風口消歇,中國在線音頻第一股出鍋


有資源卻未必能挖礦

盈利的單一化將成為顯性風險。

但更大的風險在于UGC的孵化,隨著部分優質UGC孵化,最終其實都會進階到PGC層面,這一方面卻是能夠形成原生于荔枝、黏性較大的優質內容護城河。

但另一方面,被孵化成功的UGC除了又被人挖角的風險,同時如何給進階為PGC的內容生產者提供更多變現場景,也將成為對平臺能力的最大考驗。

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荔枝累積產生1.6億條原創音頻內容,擁有超過4660萬移動端月均活躍用戶,其中包括570多萬的月活躍內容創作者,移動端用戶日均使用時長約53分鐘。

目前而言,在線音頻在內容孵化后,一直都缺少更多變現通道,衍生鏈條的不暢,都在制約著在線音頻的發展和故事能否講下去。

此外,在線音頻第一股的名頭,本身對行業來說只是一個榮譽,并不會帶來格局上的變化。


荔枝終上市:知識付費風口消歇,中國在線音頻第一股出鍋


荔枝透露,此次赴美上市融資資金將主要用于創新產品研發、AI研發投入和海外市場拓展等。

主要看荔枝通過融資壯大實力后,能否在更多UGC垂直領域打出新姿勢來。

畢竟,當下的PGC板塊,知識付費的姿勢是主流卻暫未找到“錢途”,而其他垂直領域被近年的知識付費所壓制,發展的都不太好,留下了許多引導UGC、進而讓UGC進階PGC的空間。

但具體怎么去做?

賽道不明,也就兒童音頻這一塊,目前三大平臺都有所斬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