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經常會聽到這樣一種觀點,“日本公司由于堅持封閉式創新而失去了競爭力”。據統計,日本在 2018 年的內部專利申請量全球排名第一,但是在國際共同發明創造方面僅排名第 24 位,而且日本在企業創新的多項衡量指標上也得分較低,包括規避風險和創造力,以及批判性思維等。

本次 TechCrunch 國際創新峰會 2019 深圳站,我們邀請到大金空調常務董事稲塚徹、日本 jetro 廣州代表處所長清水顯司和日本武士孵化器副總裁成瀬功一探討日本企業如何進行開放式創新。

TC 深圳 2019|日本的開放式創新青睞中國的軟硬件及數字化優勢

日本開始重視國內外合作

“開放式創新(open innovation)” 一詞最初進入公眾視野,源自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學院加伍德公司創新中心主任亨利·切薩布魯夫(Henry Chesbrough)教授于 2003 年出版的專著《開放式創新》(Open Innovation: The New Imperative for Creating And Profiting from Technology)。切薩布魯夫對 “開放式創新” 作出如下定義:為了促進組織內部的創新,有意圖且積極地活用內部和外部的技術及創意等資源的流動,其結果是增加將組織內創新擴展至組織外的市場機會。

清水顯司認為現在日本的初創公司比較少,但是大企業的創新比較積極,現在大家一起把創新全球化。政府部門除了幫助大企業,也連接大企業,通過這樣的連接來促進日本的創新。

成瀨功一表示,日本最近兩年的大企業創新相比 5 年前活躍了很多,同時也在積極與海內外合作。日本武士孵化器主要包括針對性投資以及針對大企業的聯合創新。除了中國以外,日本武士孵化器還在以色列、非洲等做全球聯合創新。

稲塚徹認為日本在這兩三年也不斷的開放,大企業很早就開始進行全球性布局,同時也有自己的銷售渠道。大金空調在中國生產大部分 2B 空調,該公司在亞洲及非洲地區都有創新事業。

看中中國的軟硬件以及數字化優勢

日本開放式創新白皮書顯示:“日本國內由大企業等對風險型企業的并購件數在過去 5 年都呈增長趨勢。2015 年并購件數較之 2014 年微增 5.3%,但與 2010 年相比卻足足增加了 73.9%,由此可見近幾年大企業對于風險型企業的收購件數增速迅猛。”

清水顯司認為,深圳是具有硬件優勢的企業,希望促進日本大企業與深圳的相關合作。

稲塚徹談到,具有制造業優勢的日本企業在數字化方面心有余而力不足,與數字化方面較強的中國合作能夠做出更新、更好的產品。成瀨功一則更加希望結合中國的軟件優勢,需要更多財力、物力讓日本的百年老店成就更大的市場。

日本研究費總額約為 18 萬億日元(2013 年度),承擔方和使用方的大頭均是民營企業。在約 12 萬億日元的企業研究費中,只有約 1000 億日元的研究費從企業流向大學。此外,研究人才流動性整體偏低。

稲塚徹說,日本的創新環境相對有較多限制,更希望與中國國內企業產生合作。成瀨功一談起日本的企業,表示日本大企業的技術和資源多數內部消化,所以剛開始就走向世界這一點相對困難。日本孵化器最近讓大企業中有想法的年輕人在中國或其他地區更容易孵化來促進日本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