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平遙電影展最忙的人了,非賈樟柯莫屬了。

他跟電影展藝術總監馬克穆勒制定了一個不成文的禮儀,只要有參展導演和明星過來,都會在電影宮門口的紅毯前,親自迎接,致上賓至如歸的最高禮遇。這要求他必須每天都準時出現在那里。

平遙電影展,賈樟柯的一道電影家宴

這種禮儀是戛納這樣的世界頂級電影節建立起來的,他把它搬到了自己這個3歲的電影展上。

負責選片的馬克穆勒還會出現在每部影片的首映現場,并且會參加所有導演的新聞發布會。

諸多的細節,無不在證明,這確實是國內最為尊重電影本身的電影節。

同時,它也是觀眾最熱愛的一個電影節,所有去平遙的人,影迷、媒體、產業人士,都可以感受到這個電影節所帶來的快樂,按照賈樟柯的形容是,舒適。所有人都可以在這里安靜地看到類型多元的影片。

但這個剛剛誕生三年的電影節,目前依然是賈樟柯個人影響力的外化,就在電影宮對面,那里有一個江湖兒女餐廳,賈樟柯會邀請一些重要嘉賓參加晚宴,而整個平遙電影展,本質上就是賈樟柯的一道電影家宴。

這道電影家宴可以一年一年擺下去么?它未來會走向何處呢?

平遙電影展的迷影定位和它的產業角色

平遙電影展,起源于賈樟柯的個人電影情懷。他在第一年的時候,就想的很清楚,要辦一個輕松的,能讓觀眾接觸到多元電影的影展。

本屆電影展展映了來自全球27個國家和地區的54部影片。除了兩部特別放映影片外,正式入選官方單元的影片55.8%為全球首映,75%為亞洲首映,中國內地首映比例則達到100%。觀眾在平遙國際電影展看到的將是本年度最新的影片。

平遙電影展,賈樟柯的一道電影家宴

在去年,這個展映影片數量是55部,賈樟柯說,他會維持這種小體量、大格局的定位,不希望這個電影展變大,希望它是一個小小的,一年只辦五十多部影片的這樣一個影展。“我們不追求流量,我們追求舒適感,追求看電影的一種沉浸式氛圍。”

在官方稿中,它刻意強調了首映的概念。想向外界傳遞的潛臺詞是“我們是一個獨一無二看電影的地方,來平遙看電影吧!”

不過盡管有54部影片,真正稱得上吸引力的影片依然不多。現場的排片中,一般是先放映媒體場、然后是首映場、重復場,兩極分化依然很嚴重。有一些不那么知名的影片上座率并不高,但大熱門,比如新加坡華人導演陳哲藝的《熱帶雨》和藏族導演萬瑪才旦的《氣球》,一票難求,甚至放到了第三場依然有很多觀眾沒有票。

按照賈樟柯自己的說法是,今年電影宮稍微有點太擁擠了。現有的六塊銀幕,已經不夠用了,未來計劃是否要再增加一兩塊銀幕。明年的電影節會思考怎么一方面滿足觀眾的需求,滿足產業的需求,另一方面怎么樣在平遙國際電影展繼續保持那種小影展的舒適感。

因為賈樟柯的國際影響力和知名度,平遙迎來了它一年當中最多國外記者的時刻。隨處可見的外國媒體,以及國外電影節展的選片人,可以說,賈樟柯通過自身,架設了一個中外電影交流的平臺。也許下一個在戛納、柏林、威尼斯奪得大獎的導演,作品就是在這里被發現的。

在平遙電影展上,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在跟一位創投單元的導演閑聊的當兒,就被一位戛納導演雙周單元的選片人打斷,他之前看過這位導演的作品,非常喜歡,熱切地想要知道他下部還沒開機影片的進度情況。

賈樟柯說他不太喜歡電影節展有產業的部分,平遙電影展第一年其實沒什么產業項目。但產業有需求,所以到第二屆了,順應產業界人士的呼聲,開始嘗試做產業版塊,出現了創投和發展中電影計劃。

賈樟柯透露了一個數字,今年的產業人士,截止到開幕前一天有八百多人,開幕之后還陸續有人報名。創投入圍項目和發展中電影計劃的約談率非常高,“可以說國內外一線的電影投資公司、發行公司、宣傳公司全部派了代表來參加平遙國際電影展。”

另外,據悉今年平遙國際電影展首映的影片已有好幾部賣出了中國版權,同時也有好幾部國內華語片賣出了國際版權,“平遙開始是一個可以助推產業的影展。”

平遙電影展的商業化運作邏輯和山西烙印

因為展映的影片絕大部分都是首映新片,所以新導演多。這次的藏龍和臥虎單元,都有多位青年導演的作品入選,扶持新導演,也是這個電影展很大的命題。

《日光之下》主創團隊

這次獲得最佳導演的《日光之下》主創團隊,導演梁鳴以前是中國傳媒大學表演系的演員,后來參演了婁燁的幾部影片,轉而當了導演,這部影片也是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第3屆青蔥計劃5強項目,這一屆平遙電影展上,有多部之前青蔥計劃入圍影片,比如藏龍單元影片《番薯澆米》是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第2屆青蔥計劃五強。

總體而言,這些作品絕大部分都是導演的第一部、第二部作品,大多還比較稚嫩。

同時,按照電影展的定位,平遙希望能夠選擇到非西方為主的電影,比如說來自東歐、南美、亞洲、非洲等地,大家平常在電影院看不到的電影。

這一次入選臥虎影片《我們的母親》,就是今年戛納電影節導演處女作獎的影片,導演來自于拉丁美洲一個我們幾乎不會踏足的國家——危地馬拉,講述的是如何對30年前的一場內戰撥亂反正,是一部跟我們很遙遠但卻非常有現實意義的作品。

這個電影展依靠著賈樟柯的影響力,在商業上有著非常成熟的運作。今年的贊助商,有三年來一直在支持的陌陌,還有白酒夢之藍,怡寶礦泉水,同時在創投單元,還設置了一個現金獎項,獎金總額達到118萬。實際上,今年也是平遙當地政府資助的第三年,也是最后一年,按照之前跟平遙的約定,當地政府一共支持三年,明年的平遙電影節就要獨立生存了。

賈樟柯對此非常有信心,他說,完全有信心第四年完成按照市場化運營來自主尋找到足夠的資金把電影展辦好。“今年有四分之三的經費是通過商業合作獲取到的。”

平遙電影展,賈樟柯的一道電影家宴

在商業贊助之外,賈樟柯利用他自身的人脈,也邀請了多位知名導演來站臺,比如影展第二天就邀請了張藝謀前來,做了一個大師班,張藝謀跟嘮家常一樣回憶了自己這些年拍攝影片以來的各種幕后故事,透露自己能夠創作出這么多作品的核心,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現場非常火爆,賈樟柯配了一張現場圖片,形容這場大師班有一種明星開演唱會的感覺。

作為一個山西導演,據說現在有一半時間,賈樟柯都呆在山西老家。他清楚地明白這樣一個電影展,可能建立的跟山西之間的關系。

有一些影片,他會邀請平遙當地人觀看,比如有一場首映,叫做《建筑師》,就特別邀請了平遙建工學校的同學們來看,“因為落地平遙,一定要跟當地的山西晉中平遙的普通觀眾互動。”

另外,影展的山西元素也越來越多,今年特意設置了從山西出發單元,多位山西籍導演入圍這個單元,賈樟柯說,依托平遙國際電影展,可以實現山西電影產業跟全國電影產業的對接。

一種類似于扶持當地旅游景點的思路也在電影展上貫通著,今年影展上出現了“一市一縣”推薦,“一市”是晉中市,“一縣”是荀子故鄉臨汾的安澤縣。

另外,賈樟柯也推動了金磚五國合拍片落戶山西,今年的合拍片是山西制片公司出品的,“這些舉措借由一個國際性的節展來加強我們山西本土的電影工業跟外界的聯絡,這種聯絡不僅是全國的,也是全世界的。假以時日,希望平遙電影展能成為山西電影產業、文旅產業一個小小的引擎。”

而且,賈樟柯透露,明年第四屆還會做一個專門的活動,給山西想投資電影的企業跟公司做制片人培訓,幫忙山西的民間資本專業地融入到中國電影的發展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