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前,聯合國環境署宣布,支付寶螞蟻森林因帶動5億人參與低碳生活,并將積累的綠色能量轉化為種植在荒漠化地區的1.22億棵樹,獲得2019年地球衛士獎的“激勵和行動”獎項。這也是繼塞罕壩林場、浙江“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之后,中國的綠色創新項目連續第三年獲此獎項。

就在地球衛士獎頒獎當天,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秘書處在官網宣布,因在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方面的創新路徑探索和積極示范作用,支付寶螞蟻森林獲得應對氣候變化項“燈塔獎”。

可以看到。聯合國一周內,聯合國將最高環保榮譽“地球衛士獎”和最高應對氣候變化榮譽“燈塔獎”頒給螞蟻森林,顯示來自中國的數字技術綠色方案得到國際社會高度認可。螞蟻金服董事長兼CEO井賢棟在現場表示,支付寶一直致力于用科技和創新推動全球普惠、綠色、可持續發展,過去3年,螞蟻森林影響了5億人,未來3年,螞蟻森林的目標是帶動全球10億人參與低碳行動。

為什么《自然》說中國植樹綠化防沙治沙不對?

一位治沙英模人物剛剛獲得了國家榮譽,螞蟻森林的創舉贏得了國際贊譽,可是,不和諧的聲音馬上就出現,而且來的那么適時候。

英國《自然(Nature)》雜志網站在9月24日刊文,質疑在全球氣候變暖的大環境下,中國在西北部大規模植樹的工作“可能會加劇水資源短缺”。

這么權威的雜志,登載的文章,你不能說他沒有一點道理,甚至,很多邏輯看起來非常正確,論證的嚴絲合縫。只是,這種分析和宣傳存心不良,立場有問題,是一面之詞。說到底,就是沒安好心。

沙漠是人類發展的共同壓力,按照美國人的研究數據,撒哈拉每年通過大氣層的塵埃層運2萬噸磷到亞馬遜森林。1.82億噸的沙塵被從撒哈拉西部吹起,這些沙塵的體積可以裝滿689290輛半掛式卡車。以此來看,如果將沙漠真的治理好了,或者說不讓沙漠繼續擴張,對全人類都是好事。

為什么《自然》說中國植樹綠化防沙治沙不對?

看看這些年誰的治理沙漠呢?NASA前幾年突然發現,地球越來越綠了,因為樹越來越多,這對于全球變暖的憂慮都是很好的解脫。數據顯示,中國最近30年來植被面積凈增加占到全球的25%,其中植樹計劃占到了其中的42%。

2017年8月21日,美國《時代》雜志刊載了《中國對庫布其沙漠的綠化值得世界學習》,聯合國環境署估計,過去50年來庫布其生態恢復項目(該沙漠綠化項目的正式名稱)價值18億美元。在華盛頓正在從其國際承諾中抽身退縮之際,庫布其的轉變正在為中國作為環保領軍者的資歷增光添彩。如今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能源投資國(去年近900億美元)、從業人數占全球40%并計劃到2020年創造1300萬個就業崗位。

事實上,中國的植樹造林也并非只是中國人自己在做,國際上很多有識之士在參與,甚至是積極引領。

遠山正瑛先生是日本鳥取大學教授,著名沙漠治理專家,日本漫長海岸線上24萬公頃沙丘在他的長期努力下得到了有效治理,美國《明星》雜志稱譽他為“日本沙人”。1979年,遠山先生組織“中國沙漠開發日本協力隊”飄洋過海,來到中國的大西北,沿著古老的絲綢之路來回奔波,足跡踏遍了騰格里沙漠、庫布其沙漠、毛烏素沙漠。

為什么《自然》說中國植樹綠化防沙治沙不對?

經過幾十年的治理,毛烏素沙漠要消失了,而相應的治沙經驗也在向很多亞非國家傳播,大家都成了受益者,很多沙漠貧窮國家人民過上了更好的日子。

在中國,西北地區開始暖濕環境。1987-2000年西北地區氣溫較1961-1986年平均升高了0.7℃,90年代是近100年最暖的時期,與60、70和80年代相比,分別偏高0.8℃、0.7℃和0.5℃。施雅風說,山區降水量和冰川融水量增加開始明顯超過蒸發量,河川徑流量明顯增加、內陸湖泊水位大幅度上升:同期新疆的北疆年降水平均值增加了22%,南疆增加了33%;博斯騰湖13年間水位上升了4.5米,已超過50年代最高水位。

黃河水變清澈了。潼關水文站控制了黃河91%的流域面積、90%的徑流量和幾乎全部泥沙含量數據。數據顯示,2000年至2015年,年均入黃泥沙量僅為2.64億噸,較天然來沙均值15.92億噸減少83.6%。雖然同期黃河徑流量較天然時期年均值減少46%,但黃河含沙量卻也大幅下降71%,據5月實測數據顯示,黃河含沙量不超過0.8公斤每立方米。歷史記載可查的“黃河清”共有43次,最長的一次為1727年,黃河澄清2000余里,持續20多天。

當然,地球是個大的生態系統,也許一個地方的沙漠縮小了,會帶來整個氣候的改變,這種改變不一定對任何人都是好事。

為什么《自然》說中國植樹綠化防沙治沙不對?

據傳說,中國西北地區綠化之后,我國東部來自孟加拉灣的水汽輸送增強,降水增多。而西北地區周圍的印度半島地區降水減少,原因在于綠化之后,整個西北地區地表加熱增強,使得本來要往印度半島輸送的水汽輸送到我國東部來了,本來要在印度下的雨下中國來了。

據波士頓大學研究者稱,中國和印度的國土面積僅占全球陸地的9%,但對于全球綠化面積的增長貢獻卻高達三分之一。研究給出的數據還顯示:印度新增綠化面積主要來自農業,占比達82%;而中國新增綠化面積的42%來自于植樹造林。如果真的讓印度的雨水少了,也應該印度人自己找自己的原因。

以上的傳說估計是謠傳,但西方人應該比較信。在一些對中國戴著有色眼鏡看的人來說,中國人民做什么都不是對的,只要是做對自己有利的事情就是錯的。在他們看來,中國人就應該抽著鴉片跪著向他們乞討。可是,這樣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他們失落去吧。

最后說一句,你出國看到的洋人城鄉大片大片的草坪,看著很舒服很高級,但養護草坪那是真廢水,比植樹造林耗費水資源多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