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世紀之交。當所有人沉浸在跨世紀的興奮中時,誰也不曾想到,在這一年,有兩家在此后20年占領甚至改變了所有人生活軌跡的超級公司,悄然誕生。

生于1999!阿里、騰訊,互聯網超級公司的崛起密碼

它們就是阿里巴巴和騰訊。20年時間孕育出來的兩個超級公司,攜手跨入科技公司全球市值排行前十名。

2017年,阿里和騰訊雙雙跨過3000億美元市值門檻,2018年再一次均超過4000億美元市值。

如今,阿里巴巴集團市值約4680億美元,而騰訊市值約為3.24萬億港元。

生于1999!阿里、騰訊,互聯網超級公司的崛起密碼

對此,《時代周報》記者洪若琳與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阿里騰訊都是1999年、世紀之交之際成立的,是巧合,也是時代合理性。

1999年本身就是第一輪互聯網浪潮的時期,世紀之交的時段內,國內涌現了一大批互聯網公司,包括許多現在依然在互聯網上活躍的公司。

生于1999!阿里、騰訊,互聯網超級公司的崛起密碼

而且,當時真正的明星公司是新浪、搜狐、網易等門戶。

只是大浪淘沙后,尤其是新世紀初互聯網泡沫破滅后,昔日的弄潮兒不再耀眼,而彼時同一批誕生的公司,卻在之后逐步出現的游戲、電商和O2O風口中,逐步成長為旗手。

總歸還是時勢造英雄,世紀之交在國內的第一次互聯網啟蒙,創造了阿里和騰訊,也倒下了更多的啟蒙者。

和阿里騰訊同時期的互聯網公司,是一群大膽的拿來主義者,但在本土化的改造上,卻進行了無數的應用性創新。

阿里和騰訊都應對了一定的風口。

在最初階段,騰旭的oicq是高仿icq,但它創新了好友名單云端保存,適應了國內用戶普遍在網吧上網,不可能在保存好友在固定電腦上。這是一眾類icq產品所無的。

生于1999!阿里、騰訊,互聯網超級公司的崛起密碼

阿里則是免費開店,形成和收“門面費”的eBay的差異性。

至于之后,其實都在不斷的做創新來實現本土化的適應,比如騰訊由社交而游戲,阿里由C2C而B2C等等。

國內互聯網所謂的拿來主義,能夠最終活下來并滋潤的,大多進行了深層次的本土化改造,比如京東、當當在圖書領域,就完成了對亞馬遜的逆襲,各種促銷和衍生鏈條,以及服務體驗的不斷提速,尤其是配送上的深入,都形成了更深刻的用戶體驗。

應該說,更加融入本土、更了解用戶需求,且跳出“店大欺客”,而不斷完善用戶體驗細節,并帶動用戶體驗升維,形成在體驗上的護城河,是國內互聯網公司的勝經之一。

生于1999!阿里、騰訊,互聯網超級公司的崛起密碼

馬云在“退休”演講中重復提起“制度”,而馬化騰亦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到組織架構改革。

在內部管理上,兩個互聯網公司盡管有20年,但高速膨脹和擴張大多是近十年,甚至是近五年的事,這使得其內部管理的優劣,直接成為了其發展能否繼續突破的關鍵。

兩大巨頭在任何互聯網風口上都不會缺席,但內部管理的梳理,或多或少還有點粗糙,尤其是在膨脹過快的狀態下,因此,這也是互聯網巨頭們當下真正要突破的局。

互聯網公司江湖風起云涌,在未來,孵化超級公司的必要條件已經涌現。

生于1999!阿里、騰訊,互聯網超級公司的崛起密碼

這個最必要的條件就是形成鏈條,而不是單領域制霸。超級公司都是圍繞自己的核心領域,不斷的劃出同心圓,一步步延伸在互聯網上的版圖。

同時核心領域則不斷的升維,形成核心不斷崛起,帶動同心圓擴大并緊隨上升的格局。

張書樂 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