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底,有媒體稱,美團點評將在全國大規模重啟共享充電寶項目。這個項目于2017年第一次開始小規模測試,后兩度被擱置。這是它的第三次啟動,而且將是正式、大規模的擴張。

同時,市面上的共享充電寶們,也在8月開始了悄然漲價:

4月,怪獸充電寶使用的還是每小時1元的扣費標準,到8月已經開始實行每半小時2.5元的扣費標準。

來電、小電也施行了不同幅度的漲價措施。在景區、口岸等人流量大、地段好,相對難進駐或難維護的區域,各品牌共享充電寶的最高收費標準已經達每小時8元。

讓王思聰吃翔,被美團突襲!共享充電寶們咋就決定“漲價”了呢?

美團要來,三電一獸要完?

而2018年,共享充電寶和其他共享產品一起經歷了冷卻期,一輪洗牌后,共享充電市場基本形成以街電、小電、怪獸充電、來電企業為主的“三電一獸”格局。

據Trustdata數據顯示,2019年共享充電市場份額前四分別為街電、小電、怪獸充電、來電,分別占有28.6%、27%、25.1%、15.6%的市場份額。

換言之,美團的入局,大有巨頭借助自身強大覆蓋率,搶奪共享充電寶這個目前并不大的小眾市場蛋糕嫌疑。

讓王思聰吃翔,被美團突襲!共享充電寶們咋就決定“漲價”了呢?

果然如此嗎?《商界》雜志記者劉緒婷就此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

漲租金并非代表共享充電寶面臨多大的盈利壓力,只是它依然擁有漲價的區間罷了。而美團的入局,或許將形成共享充電寶和場景的新一波關聯。

讓王思聰吃翔!共享充電寶是哪門子剛需?

“共享充電寶能成我吃翔,立帖為證”。許多人對共享充電寶的最初印象來自王思聰立下的flag。

讓王思聰吃翔,被美團突襲!共享充電寶們咋就決定“漲價”了呢?

共享充電寶靠本身的租賃模式,表面上實現盈利并非難事,但實際上,隨著維護管理成本以及充電寶本身的替換迭代,加上共享充電寶平臺的技術升級,都會加大成本,進而對其后續發展帶來虧損的陰云。

因此,加價是為了保持持續發展,而不改視為為融資而造勢。

畢竟,所謂共享充電寶剛需, 并非是消費者層面的,而是線下場景自身層面。其最大的價值不在于租金是否便宜,而是如同免費WiFi一般,成為線下商家的標配。

換言之,無共享充電寶的商家,就如同不提供免費WiFi的商家一般,容易被到店客戶視為服務體驗上的缺失。

讓王思聰吃翔,被美團突襲!共享充電寶們咋就決定“漲價”了呢?

于是,盈利模式也就因為商家的“剛需”而很快完成覆蓋。

媒體報道稱,目前共享充電寶的收入來源還是租金,成本包括入駐商家的入場費、運營以及收入的分成。

按照一個機柜8個充電寶計算,使用頻次按3-5次/日,使用費2元,一個機柜一個月收入為1440-2400元,運營費100元,成本加起來不到2000,算上與商家的分成和入場費,預計兩個多月就能收回成本。

但僅僅是重復共享經濟玩慣了的快速覆蓋嗎?答案并非如此,否則就不該是漲價,而是補貼了。

讓王思聰吃翔,被美團突襲!共享充電寶們咋就決定“漲價”了呢?

共享充電寶憑什么漲價?

共享充電寶之所以敢漲價,就是不擔心被用戶拋棄。

核心就在于它并非廣義上用戶眼中的剛需。

作為非剛需存在的共享充電寶,只有廣泛存在于各種線下場景之中,才可以更大概率上遇見急需給手機充電的個別用戶,以單個用戶的小概率事件,變成一個長尾市場。

三點一獸也很默契的互相規避,差異化的分割著這個其實并不高頻的市場。

街電、小電、怪獸皆以桌面小柜機為主,主要使用場景是餐館,來電以大柜機為主,主要在火車站、商場等地投放。

過去一年內,共享充電用戶突破 3億,每天千百萬人在租、取間取舍。

在此基礎上,單個用戶發生此小概率事件時,對于一定幅度下的價格,并不敏感。

讓王思聰吃翔,被美團突襲!共享充電寶們咋就決定“漲價”了呢?

共享充電寶最大的隱患?

2019年,小電和怪獸充電先后宣布盈利;在此之前,聚美優品財報顯示,街電在2018年度正式實現盈利。

盈利不是問題的狀態下,共享充電寶的隱患到底是什么呢?愚以為:

對手機用戶來說,共享充電寶存在人人可用狀態下的兩大安全隱患。

其一是質量上的隱患,單個充電寶隨著使用頻次、使用環境和之前是用人的習慣,可能給之后的使用者帶來各種質量上的問題,且龐大的散落各場景下的充電寶,存在管理和質量日常監控的難題,使得這一質量導致的安全隱患,將與日俱增。

其二是隱私上的隱患,人人可用的條件下,不排除部分別有用心的用戶或平臺,改裝充電寶,使之可以竊取用戶的手機隱私。由于其共享性和隨機性,也頗為難以察覺。

讓王思聰吃翔,被美團突襲!共享充電寶們咋就決定“漲價”了呢?

進擊的美團,有多可怕?

艾媒咨詢的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共享充電寶用戶規模將達3.05億人,街電以40.5%占比排名行業第一。TOP 4品牌的集中度已接近97%。

似乎市場格局已劃定,美團此刻進擊,卻不在意這部分存量市場。

2017年,在共享充電寶行情火熱的背景下,美團曾高調宣布進軍這一領域。不過僅僅3個月后,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王慧文發布內部信,宣布結束“共享充電寶”試點項目的運營。

這一次是重啟,而目的依然沒變,只是等到了共享充電寶孵化好市場。

數據顯示,共享充電寶商場滲透率為61%,餐廳滲透率為55%,機場為54%,場景之力已經凸顯。

愚以為,美團的沖擊主要在于場景上,即美團通過共享充電寶來彌補其線下場景中商家的剛需,形成美團體系下的一站式服務,從而將單個用戶小概率事件形成的長尾,最大限度的虹吸到美團平臺的生態之中。

對于“三電一獸”來說,其提供個商家的這種剛需,反而由于缺乏更多衍生鏈和場景輸出,而變得單薄無力。

美團點評順便還有做共享充電寶的天然優勢,即通過外賣、到店等服務已經有著密切合作的590萬戶商家。這讓其能夠很快完成對“三電一獸”的替換。

讓王思聰吃翔,被美團突襲!共享充電寶們咋就決定“漲價”了呢?

共享經濟怎么才不頹?

共享經濟大多頹敗了,于是,更多的人把希望寄托在了共享充電寶身上。

共享的其他場景,ofo涼涼,用戶趕著排隊退押金;摩拜賣身美團至今虧損;共享汽車人去樓空、押金難退;而共享充電寶的頭部企業卻在低調擴張,也基本實現了盈利。

所謂共享經濟,除共享出行等少量以盤活閑置資源的形態外,大多數都屬于一種租賃生態,即將過去的租賃業務,通過互聯網連接,而讓用戶更容易獲得,從而提升租賃服務的頻次,但諸如共享單車,在難以真正通過租金達成盈利的狀態下,大規模的鋪開單車租賃,反而一定程度上是在制造閑置。

共享充電寶也是一種租賃,運作不當也會制造新的閑置,而單純依靠共享充電寶實現盈利,盡管模型上可行,但在O2O的場景需求下,則顯然意義不大。

最佳狀態還是和共享單車一樣,都會變成線下場景鏈條中的一個充分條件,即普遍存在、未必賺錢,作為場景構件而保證客流體驗。

讓王思聰吃翔,被美團突襲!共享充電寶們咋就決定“漲價”了呢?

5G能帶給共享充電寶什么?

未來隨著5G的到來,手機續航能力再次受到挑戰,隨時充電將成為剛需。華為輪值CEO徐直軍就曾表示,華為準備推出的5G芯片耗電量是4G的2.5倍。

愚以為,用電需求或有上升,但以智能手機為代表的移動終端在電池電量上也會有提升。

但輿論常討論的關于在5G時代,共享充電寶對傳統充電寶產生壓制式沖擊的說法,愚以為比較無趣。

其和充電寶整體上屬于一個存量市場中的兩級,即智能手機用戶的即時充電需求,多少帶有一定的此消彼長的態勢。

但總體來說,共享充電寶是通過更加便捷的方式,可以提供這個存量市場里的用戶更多場景、更高頻次的需求。因此,對傳統充電寶的沖擊并不明顯,同時也無法覆蓋傳統充電寶的部分場景。

5G對于共享充電寶最大的東風,在于萬物互聯下,O2O場景的更多實現可能將會達成,從而讓共享充電寶這個場景構件,有更多可嵌入的場景,從而實現更多場景組合下的長尾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