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無辜躺槍多次了。上一次是京東,這一次是拼多多,內容當然是股價。

北京時間8月29日,拼多多大漲超4%,市值超過百度,總市值達374億美元,百度總市值僅剩371億美元。于是,大量的媒體開始炒作“拼多多超越百度”。

上一次,2017年美東時間6月23日收盤,京東(JD.NASDAQ)與百度(BIDU.NASDAQ)市值差距僅剩6億美元,換算成漲幅也只剩1%。不過,隨后京東股價與百度的差距再次被拉大。

互聯網公司市值超越,不要再拿百度當墊腳石了

可是,百度的股價還是沒有堅持住。在2019年5月16日發布慘淡財報后,百度股價連續下跌,直到被美團、京東超越,如今連成立時間最晚的拼多多都超過了百度。

股市無常,隨著企業經營和市場環境的變化,有一些起伏非常正常,但對比同樣是中國互聯網巨頭的阿里巴巴,百度這樣的大起大落確實有些難為情。

不過,如果綜合起來看,百度被極度唱衰,并不應該。百度最慘財季的營收也有214億人民幣,去年的營收有1022億,利潤為275億,而最近超越百度的一些公司,即便營收上增長很快,但整體公司實力依然有差距,至少在現在還并不足以改變百度在中國互聯網經濟中的地位。

如果僅僅以市值論英雄,那么,即便現在中國最強的科技企業華為上市,恐怕也不一定就比幾家互聯網公司要高,但論營收和技術實力,顯然華為是首屈一指。

作為一家以技術見長的中國互聯網公司,百度在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以后確實慢了好幾拍,沒有能夠準確把握方向,還在到底前進到消費互聯網還是重兵產業互聯網方面有些搖擺,終錯過機遇。

如果站在世界大格局上看,一家面向消費端的互聯網公司是沒有什么大的值得期待,但若放在中國的特定環境中,誰不做消費端,就可能掉隊。百度當年集中精力做AI,在華爾街是對的,也得到了媒體的認同,但由此而來的對很多消費端業務的收縮卻不討好中國消費者,也因此給現在帶來了負面情緒。

對于百度來講,最大的負資產是此前在PC互聯網時代信息控制的后遺癥,雖然是信息渠道的絕對優勢,但也因為這種控制力在社會輿論中淤積了大量當時不敢發泄的能量,當百度失去了在移動端的控制力之后,整個負能量宣泄出來,以至于讓百度整個品牌大廈傾斜。

百度在市值上的被超越,也許是暫時的,也許是永久的,而這種超越并非是其他公司做得太好,反而只是因為百度的下滑導致。未來百度的發展要靠自己,實力還在,影響力也還在,只要應對得法,只要緊緊抓住萬物互聯時代的節奏,百度依然有機會重塑輝煌。

9月2日,百度董事長兼CEO李彥宏發出全員信,宣布進一步升級“云+AI”戰略,提高百度智能云的戰略地位。即日起,百度智能云與CTO體系高效融合,公司副總裁、百度智能云總經理尹世明攜團隊向集團首席技術官王海峰匯報。李彥宏在內部信中強調,“百度需要更快建成以人工智能為中樞、以大數據為依托、以云計算為基礎的ABC三位一體深度結合的智能云。”

我們已經不記得這是百度最近幾年第幾次升級戰略,外賣與地圖很近但離百度的核心太遠,無人駕駛與5G很近但離真正規模化應用太遠,云計算與熱點很近但已經離領先者距離太遠,百度需要在各方面平衡的情況下選擇屬于自己的路,而不是始終去紅海中搏斗。

如今的百度,急需的是核心的穩定、戰略的堅持和形象的陽光。在這樣的時刻,相信自己,相信未來,勇敢的搏一把,有什么不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