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流浪地球!只因《哪吒》背后,藏著80后“身世”之謎

文|張書樂

果不其然,在《哪吒:魔童降世》(以下稱《哪吒》)里,我們可憐的小哪吒繼續扮演著一個獨生子女的形象。他金吒、木吒兩個哥哥,又一次被選擇性拋棄了。

就和1979年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那部成為無數80后永不消逝回憶的《哪吒鬧海》一般。

超越流浪地球!只因《哪吒》背后,藏著80后“身世”之謎

或許,這都是導演們無意之中為了突出主角而抹去旁支的舉動,卻讓哪吒成功替代猴哥(《大圣歸來》,成為國產動漫電影的新一代王者。

就和當年《哪吒鬧海》較之《大鬧天宮》(1961年),除了是中國第一部寬銀幕動畫長片外,還是第一部在戛納參展的華語動畫電影(1980年),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超越流浪地球!只因《哪吒》背后,藏著80后“身世”之謎

但關鍵在于,前后2部哪吒,都成為同一代人心中的“照妖鏡”,否則不可能成就如此深刻的淚點。

淚點是啥?獨生子女4個字是關鍵。于是,“照妖鏡”發威。

80后的痛點,才是受眾心理學

哪吒比起悟空,相通之處太多,不同之處只在于他是有家的。

于《哪吒》而言,托起它票房的受眾是誰?自然不是暑期在消夏的孩子們,而是——孩子Ta爸媽。畢竟,埋單主要靠父母,就和當年這些父母纏著自家爹娘買學習機玩游戲沒兩樣。

這個為人父母的年齡層,剛剛好,80后最大的正好臨界不惑之年(39歲),95后這個Z世代的領頭羊,最大的正好也達到婚齡和育齡(24歲)。

超越流浪地球!只因《哪吒》背后,藏著80后“身世”之謎

剛剛好,都是能領著孩子到電影院一起重溫少時回憶的年份。然后呢,難不成早4年出爐《大圣歸來》就無此待遇嗎?

答案或許根本就是另一碼事。獨生子女對于80后到00后之間的這20年間的“孩子”來說,或許才是更為刻骨的記憶!畢竟哪怕趕上單獨兩孩和全面二孩,他們的父母們也很難再為他們帶來一個弟弟妹妹了……

于是乎,神通廣大的猴哥,確實夠鬧騰,大鬧天宮也比鬧海顯得更有檔次。可獨生子女們卻更喜歡哪吒。

猴哥天生地養,石頭里蹦出來,還是個猴子,多少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然而哪吒呢,拋開他那兩個基本沒存在感的哥哥,這就是一個獨生子女。

超越流浪地球!只因《哪吒》背后,藏著80后“身世”之謎

盡管出生的時候有點怪異,是個“肉丸子”,但不管是小說里的靈珠子,還是《哪吒》中的魔丸,至少后面都變成了人型。比起沒個人樣、特別不萌的猴子來說,親近了許多。

關鍵還是在劇情上,不管怎么改編,拋開同樣的鬧戲,悟空就是一片天真浪漫和自由自在,而哪吒則加上了骨肉親情。

請注意,就是這一點,尤其能擊中80后們的軟肋。

79版的哪吒很正統,這也是那個時代的潮流。正義的小哪吒遇到邪惡卻欺軟怕硬的龍王一族,圍繞陳塘關展開了一場生死離別的大戲。至于李靖這個二貨,除了不忍就是猶豫,十足那個時代批判的封建階級的代表,沒啥好說的。

超越流浪地球!只因《哪吒》背后,藏著80后“身世”之謎

然而到了這一版《哪吒》,內容隱喻就出現了——父慈子愛且不去說,魔丸化身的哪吒一下子把80年以后出生、如今為人父母的人兒,都給代入了……

一言以蔽之:猴子太囂張,還是小哪吒更懂80后的苦。

猴子天生地養,自然不知獨生子女苦:不敢窮,不敢病,不敢死……哪吒,兩哥哥,沒存在感,真獨生子女:80年代是小皇帝,90年代成盲流,2000年養家糊口,直到油膩求解脫……不敢哪吒,只好看看。

結果,票房就爆發了,壓倒了《大圣歸來》,還有《流浪地球》。

處處戳心,才能雜取種種人

創意的設置,必須接地氣,否則就不會有人氣。

但很多時候,我們在各種文創作品中的接地氣,不過是顯性的夾雜一些時髦的詞匯,假裝和群眾達成了一片。可真正的接地氣,干嘛非要讓受眾明顯的覺察出來呢?

想要不再掛著“此處接地氣”的牌子,其實就回歸到那句文學創作的老話之中——雜取種種人、合成一個人。

然后呢,咋一看面熟,卻不知道在哪見過。時時處處都透著和你的關聯,這樣就大功告成了。

于是,《哪吒》的劇情就開始處處戳心:魔丸哪吒是小皇帝、小災星的寫照,處處惹是生非,家里還管不住、關不住;缺朋友是獨生子女的隱痛,不光是哪吒、也涵蓋敖丙,所以好基友相互取暖;每天為了沖過獨木橋和成為更好的自己,發奮讀書,并頭上還懸掛“為某某崛起而讀書”的牌匾,一個不留神,就砸在腦袋瓜子上了……

于是,哪吒和他的好基友敖丙就成了一代人雙重性格的寫照——人人都想成為敖丙,但敖丙好像都是父母口中隔壁家的哥哥;少年時大多數人都被視作是魔童,但父母的打親罵愛、怒其不爭、哀其不幸又是那么的讓人難以接受。

超越流浪地球!只因《哪吒》背后,藏著80后“身世”之謎

結果,一面照妖鏡就這樣煉成,照的分毫畢現、無甚差別,照出童年時的種種情境,也就催人淚下了。

可這樣就夠了嗎?此處必須有顛覆,否則為人父母的獨生子女何苦來買票。僅僅是魔童這么個設定,遠遠不夠。這時候,存在感一直是龍套的李靖,就名正言順出場了。

《哪吒》中的李靖,不正是一個關鍵性的隱藏角色。老版本里的李靖,不管是當總兵還是托塔天王,都被哪吒的形象掩蓋,總不過是個軟弱無能的老官僚和戰五渣。

結果,在劇情推動上,就成了讓哪吒削肉還母、剔骨還父的催化劑。于是乎,在79版中他是個廢柴,到了后來出過的哪吒連環畫里,還因為搗毀哪吒廟而反復被蓮花化身復活的哪吒追殺,好不狼狽。即使是在《十萬個冷笑話》里出場,也不過是用了一招“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來出場搞笑的人物。

超越流浪地球!只因《哪吒》背后,藏著80后“身世”之謎

總而言之,李靖就不配為人父母。至少在獨生子女們心中。于是乎,當再一次帶孩子在電視上重溫《哪吒鬧海》時,就有些猶豫了。

臉譜化的李靖在《哪吒》中被顛覆,嚴父慈母是第一層,為孩子生辰甘愿去跪求陳塘關百姓則為后面轉型完成平滑過渡。結果為兒子甘于替身頂天劫的護犢子心態,成為了讓魔童真正成為靈珠子這么個蓋世英雄轉變的關鍵……

可憐天下父母心,對于獨生子女來說,從為人子女到為人父母的角色轉變中,昔日的李靖不足取,今日的李靖是寫真。

于是,帶著孩子觀影的用心良苦,也就達成了。誰讓出票錢的是這幫子父母呢!

情懷映照,老角色要“潛伏”

超級IP必然被重播、翻拍、再顛覆。可很多時候,顛覆是一把雙刃劍,很容易讓受眾反感。此處,有必要保留一些不經意的小人物。

《哪吒》里,完全原汁原味將79版動畫中人物保留下來的,或許只有一個——陳塘關那個士兵乙。依然沒什么戲份,但足夠讓刷過無數遍79版的觀眾勾起回憶。對了,還有那個水怪、那個差點被吃掉的小女孩,以及哪吒的雙丸子頭造型、敖丙的雙錘武器。

超越流浪地球!只因《哪吒》背后,藏著80后“身世”之謎

僅僅如此嗎?錯,在設定里其實潛伏了許多1980年以后出生人們,印象深刻卻未必馬上能聯想到的“角色”。

比如《灌籃高手》,你沒發現哪吒做魔童時候的很多動作,都和混不吝的紅發男櫻木花道很像嗎?尤其是雙手插在褲子里的那個標志性動作……

超越流浪地球!只因《哪吒》背后,藏著80后“身世”之謎

比如《黃飛鴻》,導演餃子就坦誠,敖丙的打斗參考黃飛鴻,瀟灑輕盈,自有一種大師風范;哪吒的動作則參考鬼腳七,狂野熱血,窮追猛打……

還有很多其他的潛伏,哪吒得到混天綾和火尖槍后的那一段舞槍,還是“抄襲”的原版,就是有點旺過頭,更像紅孩兒了;結界獸用兵器挑開結界的動作,分明是從1961年版《大鬧天宮》順來的;哪吒用變身術捉弄敖丙和申公豹,據說靈感來自成龍的代表作《雙龍會》……

結果,各種各樣的潛伏形成了勾起回憶的彩蛋。在孩子看來,這是屬于他們年代的《哪吒鬧海》;而對于為人父母的獨生子女來說,這明明就是童年回憶的大集合,有生活的、也有影視的、還有許多不知道哪里來的。

你真的還確定,《哪吒:魔童降世》只是又一個來搞笑的工業制成品嗎?或許,它在告訴已經對超級IP絕望的國內文創人們,要搞笑、要搞怪、更要搞事。

超越流浪地球!只因《哪吒》背后,藏著80后“身世”之謎

刊載于《創意世界》2019年9月刊樂道專欄

張書樂 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