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職業人的吳軍有權對公司下負面結論,但請提供證據

《浪潮之巔》的作者吳軍對包括老東家在內的一批頂尖科技企業做出的負面評價,雖然從觀感上足夠驚世駭俗,但也畢竟是屬于他個人的發言權。只是,頂著原騰訊副總裁頭銜出場的他,發表的言論還是能夠引起相當程度的輿論震動。職業經理人不對老東家出言惡評,或是在沒有根本論據的情況下對其他公司妄加評判,是行業內約定成俗的做法,而像吳軍這樣以非常確定的語氣對各家公司做出負面評判,還是非常罕見的。畢竟他曾是谷歌的高級研究員,也曾擔任過騰訊搜搜的副總裁,盡管這個副總裁并不真正等于人們認為的騰訊公司副總裁。

從2002年到2012年這10年間,吳軍先是在谷歌當了8年的高級研究員,之后2年又去了騰訊搜搜擔任副總裁,其職業生涯對于普通人來說算是有些光彩,但在他們那個層級的人群中可算是平庸了。可以看到,吳軍這10年的職業生涯基本上是順著搜索這條主線開展的,最高光之時吳軍是谷歌中日韓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設計者,也是谷歌中日韓文搜索部門的創建者。但不巧的是,強大的谷歌雖然在全世界大多數國家的搜索份額占優,但還是有5個國家和地區搞不定,除了被俄羅斯和捷克各自在本地搜索市場擊敗之外,另外三個讓谷歌折戟沉沙的市場恰恰就是中國、韓國和日本。

谷歌敗走中國之后的2010年起,吳軍加盟騰訊,在搜搜干了不到兩年之后離開,至此結束了作為互聯網從業者的職業生涯,轉而經營起原本在公司時就始終興趣盎然的出書事業。搜搜最終的結局不必多說所有人也知道,幾十上百億的投入打了水漂,且沒有激起任何波瀾。

從吳軍的職業經歷來看,由他來做出谷歌平庸、百度僵化、騰訊沒有亮點等結論,是非常不具有說服力的。不知道谷歌平庸和騰訊沒有亮點這兩個他所陳述的情況中,有沒有吳軍作為職業人所做出的“貢獻”。又不知道將谷歌趕出中國,占了搜索市場70%份額的百度僵化在哪里,這仿佛像是敗軍之將的一員指著勝利者在說,你很僵化,你沒有希望了。

雖然作為職業人說出這些話不妥,但作為媒體老師或是文字工作者來說這些,就基本沒有問題了。平庸和僵化本身就是無法量化的詞匯,以科技觀察者的身份將全球市值排在前三的谷歌說成平庸也不能算錯,將國內市值數一數二的互聯網公司騰訊說成沒亮點也沒關系,將十五年來霸占國內搜索市場主要份額的百度說成是一家僵化的公司也可以,只能說作為媒體人的吳老師在心目中對于不平庸、有亮點和不僵化公司的標準設定得非常高,要去星辰大海中尋找這樣的公司誰又能管得著呢。媒體人心目中的理想公司和理想狀態原本就應該永遠存在于文字中和已經消亡成為歷史的煙霧中,現實社會是不配擁有這樣的公司的。

問題在于,雖然吳老師寫了《浪潮之巔》《數學之美》《文明之光》《硅谷之謎》《大學之路》等十幾本書,大部分連這些書的名字都沒聽過更沒看過的受眾,仍會不可遏制地將吳老師視作職業人而非寫作者,一個看似不經意的“原騰訊副總裁”頭銜,定義了受眾思考的方向。他們真的會認為這個既能寫書又干過實際工作的吳老師對這些公司所下的結論,是有相當合理性的,是正確的,甚至是極端正確的。結論確實是有了,至于支持吳老師這些論斷的證據,很有可能將來被迫要到吳老師所寫的書中尋找,這對于吳老師所寫的書來說有可能是一場盛宴,但對于當事公司來說,卻憑空被塞過來幾條難以反駁的被看空理由,而這些理由要是被引用,被學習的話,難免造成相當程度的認知混亂。

事實上,蘋果當前的情況雖然并非歷史最好,卻也完全無法跟其歷史上遭遇過的困難局面相提并論,PC時代的蘋果最危險時幾乎破產倒閉,但當前的蘋果仍是全球前三大手機廠商之一,而且是利潤最豐厚的那一個,其互聯網業務也是從無到有排名居前。微軟目前確實在搞云計算,但并沒有完成云計算轉型,云計算業務在微軟總收入中僅占三分之一不到,比亞馬遜的云計算規模稍微大一點點,微軟最大也是利潤最豐厚的業務仍是來源于軟件,沒人將微軟視作云計算公司,正如亞馬遜云計算發展強勁卻仍被視作一家電商公司一樣。

騰訊在微信之后亮點很多且并非缺乏to B基因,開放平臺、廣點通、支付打通等等難道不是亮點,不是to B業務嗎?吳老師將騰訊視作未來生命線的to B轉型用一個“騰訊沒有to B基因”很簡單粗暴地一棍子打死,不曉得正在to B路上前行的老同事老領導們心中作何感想。百度目前市值確實不高,但很難相信一個僵化的百度是如何擊敗一個個挑戰者,牢牢把持國內搜索市場主要份額的,而一個僵化的百度又是如何對AI進行大舉投入并成為中國人工智能代表,專利數全國第一,全球第四,并上榜《麻省理工科技評論》所評出的“全球50大聰明公司”之列的。

如果是作為職業人的吳軍,毫無根據說老東家壞話是不應該的,會在行業內引起很大反感。如果是作為寫作者的吳老師,下一些驚世駭俗的論斷時必須要有根據,要能根據現實素材將其證明出來。臺灣作家李敖說過,我不但罵你是王八蛋,更厲害的是我還能證明你是王八蛋。不知道吳老師能否用充實的依據來證明谷歌平庸、騰訊沒亮點、百度僵化,這些企業確實都各有各的毛病和弱點,但我們讀者并不認為是吳老師所說的那些,除非吳老師能在不讓我們去書里找的情況下,用邏輯周密的文字將證實這些論斷的合理邏輯展現出來,否則那些論斷就真成了傳說中的媒體人的胡言亂語了,這個鍋應該屬于職業人,我們媒體人是不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