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書樂

“最可悲的是,很多獨立游戲的忠實玩家,根本不知道他們投入時間和精力的哪款游戲,可能根本就是個盜版。”在游戲圈混跡多年的獨立游戲制作人趙嚴如是和筆者說。

這看起來很悖論的事情,卻實實在在是圈內的一個小業態,尤其是移動游戲大行其道,各種應用商店龍蛇混雜之下,甚至于某些應用分發渠道的工作人員,自己都分不清上架的游戲,何為正版、何為盜版。

獨立游戲怪現狀:付了正版的錢,玩了個盜版游戲

為何會如此?或許重災區恰恰發生在獨立游戲本來脆弱的生存狀態中。

盜版游戲搶占正版游戲的市場,有時候真的讓人目瞪口呆。

業內曾有過統計,僅就Windows系統來說,當《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的銷量達到30萬時,它已有大約40萬的盜版用戶;而《中國式家長》的玩家中有40%疑似使用盜版。

獨立游戲怪現狀:付了正版的錢,玩了個盜版游戲

更驚人的還在后面,2018年,一款名為《蛇形武裝》的獨立游戲開發者對媒體控訴稱,某公司盜用其公開的源碼,提前在Steam上架了該游戲的商店頁面,并開啟預售。

最耐人尋味的是,疑似盜版者還給游戲加上音樂,并專門制作了一個iOS版本,連手游改編業務也“搶注”了。

獨立游戲怪現狀:付了正版的錢,玩了個盜版游戲

更多的時候,正版游戲遭遇的已經不能用“山寨”二字來形容,往往一款游戲上架后,有點熱門了。許多應用分發渠道上就充斥著各種無限金幣、無限鉆石的“優化”版。

還有一種怪現狀,即在一些渠道分發出的游戲,標準原汁原味,還要付費。

但很有可能,這不過是通過抓包、解碼而得到的破解版游戲,而由于一些小渠道內部分工的錯亂和應用來源的雜亂,結果在這些分發渠道上,正版和盜版混雜,就連平臺的編輯自己,都不知道哪款是盜版,除非事主找上門來。

結果,有可能一些玩家就此按照正版付費,結果卻玩了一個盜版游戲。而游戲制作者付出的辛苦和努力,便宜了一眾不知是誰的盜版者。

獨立游戲怪現狀:付了正版的錢,玩了個盜版游戲

至于平臺方,在目前披露的報道中,有不少都以用戶上傳作為托詞,哪怕在平臺上壓根找不到所謂的上傳入口。

不過,還別說,獨立游戲在面對盜版的時候,卻并沒有表現的如大廠游戲那般義憤填膺,這也堪稱是一大怪。

反而,還莫名的讓人感覺到一種戀愛的味道。一些獨立游戲制作者特別看重于標榜自己的獨立游戲被破解和盜版的“事跡”。

在他們看來,被盜版恰恰是一種熱度的體現,尤其對于小眾垂直的獨立游戲來說,更容易吸引更多的人關注和體驗。

獨立游戲怪現狀:付了正版的錢,玩了個盜版游戲

不管有沒有被盜版,首先就要扮演自己是被害者,宣發一頓自己苦心打造的游戲被盜版的苦楚。已經成為了當下獨立游戲里的一種常態。

以至于另有一部分獨立游戲制作者會主動劃清界限,每每談及盜版問題的時候,都要求匿名,以免自己被掛上借盜版話題營銷的名聲。

或許,對于處于弱勢、偏于個體的獨立游戲制作者來說,“如被盜版、不勝榮幸”,已經成為了他們可以選擇的為數不多的宣發手段。

畢竟刷量也好、常規廣告也罷,都是有錢的大廠才玩的起的游戲。

哎,只能一聲嘆息!希望自己沒有為盜版游戲付費,就好了。

獨立游戲怪現狀:付了正版的錢,玩了個盜版游戲

刊載于《人民郵電報》2019年7月19日《樂游記》專欄244期

張書樂 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