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京腦康心理咨詢中心,坐在咨詢師許麗霞對面的娜娜(化名)是某中學學生,今年15歲,咨詢中她低著頭挽起了自己的袖子,映入許麗霞眼簾的是她白皙的手腕上有幾道已經結疤的刀口。

娜娜輕輕告訴許麗霞,她從小父母離異,跟爺爺奶奶一起生活,媽媽與她聯系很少,平常幾乎不來看她,隔三差五她就會在自己的手臂上用刀子拉出幾道口子,隨著傷口越來越多,她只能把刀口往下移,一直到前臂。為了掩蓋傷口,她一年四季都穿著長袖衣服。

image.png

那么刀片劃破皮膚時是什么感覺呢?娜娜說:“我先是感到巨大的疼痛,然后就逐漸麻木沒有感覺,像死了一樣。過一會兒又更加疼痛,我開始為自己擔心,但過不了多久我的全身就感到非常放松。”她甚至還說,“尤其是看著殷紅的鮮血從手腕上緩緩流出來,會讓我感到很滿足也很過癮。”

當娜娜說完這些時,她長出了一口氣,似乎輕松了許多。然后看著許麗霞說:“老師,我知道我不正常,心理有毛病,所以我才來找你,希望你能幫幫我!”

聽完娜娜的經歷,許麗霞已經基本上弄清楚她之所以有自殘行為,是因為父母從小對她缺少關愛,每當父母讓娜娜感到疲累、挫敗,失望時,她慣以自殘行為吸引父母的關心。

許麗霞和娜娜共同分析了產生現在這種行為的原因,使她明白了客觀上產生這種行為的必然性,以及現在存在這種傾向的普遍性,使她接受了自己,并減輕了對自己的消極認識。同時許麗霞也告訴她這樣做的后果會影響她的順利成長,增強了她解決問題的動機和信心。

許麗霞給娜娜設計了一個方案,即每天讓她記錄下自己的心態變化,對消極的認知加以反駁。比如“今天希望每個同學都能關注自己”,而這個愿望沒能實現,則反駁“一個人不可能得到每個人的關注,因為我也沒關注每一個人啊”。

image.png

許麗霞表示,自殘不是憑空發生,有時與長期情緒低落有關,而持續性情緒低落是抑郁癥等精神疾病的表現,有些精神分裂癥患者也可能在幻覺和妄想的支配下自傷,這時如果及時接受精神科醫生或者心理治療師的治療,病情得到改善時自傷行為自然會好轉甚至消失。

除此以外,早期的童年經歷,人格特點,其他創傷經歷等都可能與自殘行為有關,你只是用自殘來處理與之相關的感受。尋找合適的心理治療師,以便得到更明確的診斷和有效的治療。

后來,娜娜真的按照許麗霞說的去做了,當然后來也出現了幾次自傷行為,不過次數越來越少了,每次她來咨詢的時候都拿出她曾記過的反駁自己的不良認知的內容。因為父母對她的態度也逐漸改變了,她的情緒越來越好了,大約經過半年的時間,她完全擺脫了自殘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