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賞月吟詩品茗,逢中秋月圓之際,邀三兩知己、聚一家老少是中華民族傳承千年的傳統文化。古往今來,無數詩詞歌賦道出了其中奧妙,“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正如蘇軾這首《水調歌頭》所言,有情人天涯共此時,快哉!佳節之際,上一杯竹葉青,蒼翠欲滴,清新自然,遇水直立,上下浮沉,道相思、訴衷腸、傾情誼,一口清茶一口餅,一啄一飲間滌清過往,笑談百態,生活的儀式感頓從中來。

上下浮沉蒼翠欲滴

吳清源感嘆“修行一世,保持平常心”

image.png

早在唐代就有了“茶道”一詞,劉貞亮在《飲茶十德》中明確提出:“以茶可行道,以茶可雅志。”文學家王心鑒的《詠茶葉》 中寫到:“千挑萬選白云間,銅鍋焙炒柴火煎。泥壺醇香增詩趣,瓷甌碧翠泯憂歡。老君悟道養雅志,元亮清談祛俗喧。不經涅槃渡心劫,怎保本源一片鮮。”

生活需要儀式感,來感受當下一刻區別于其他任何時刻,而茶道是通過品茶活動來表現一定的禮節、人品、意境、美學觀點和精神思想的一種行為藝術,它通過茶藝表現精神,呈現生活的儀式感。

顧炎武曾道:“自秦人取蜀而后,始有茗飲之事”,認為飲茶是秦統一巴蜀之后才開始傳播開來,肯定了中國和世界的茶葉文化,最初是在巴蜀發展起來的。這一說法,現已被絕大多數學者認同。

早在唐朝李善所著的《文選注》中就有記載,“峨眉多藥草,茶尤好,異于天下。”峨眉竹葉青可謂見證了中國茶文化核心茶道的創新發展之路。如今,產自世界自然和文化雙遺產地峨眉山的竹葉青,50000顆茶芽方能精制出500g成品。圓潤飽滿的茶芽里,緊緊包裹的是春天的鮮醇。興于中國唐代,盛于宋明的中國茶道,主要講究五境之美,即茶葉、茶水、火候、茶具、環境,同時配以情緒等條件,以求心性合一。透明茶具中投入竹葉青,遇水直立,上下浮沉,蒼翠欲滴,清新自然,中秋佳節,聚親友對月品茗,“平常心”暢聊人生跌宕起伏,滿滿的儀式感中放下聚散、得失、勝敗,笑談風云。正如一代棋圣吳清源所言,“人生一世、修行一世”,和竹葉青有著不解之緣的他,享年百年曾經留下了許多茶道感悟,“無論輸贏,保持平常心”。

留一杯清茶的時間

努力拼搏后滌清過往笑談人生百態

image.png

早前熱映的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原了唐代煎茶法。大唐盛世茶文化的璀璨,有以陸羽為代表的茶藝類茶道;以釋皎然、盧仝為代表的修行類茶道;以常伯熊為代表的風雅類茶道……在這群嗜茶文人中,陸龜蒙與皮日休這兩位地道的茶客更是寫出了《茶中雜詠并序》《奉和襲美茶具十詠》,從茶塢、茶人、茶筍、茶籝、茶舍、茶灶、茶焙、茶鼎、茶甌、煮茶等十個方面以詩相和。

60多歲,拜30多歲的聶衛平為師,80多歲,獲得劍橋大學博士學位。有人問金庸何以養生,他一語道破,不過一杯清茶而已。曾來到四川游歷的他還曾專門將竹葉青帶回香港,贈予好友蔡瀾和倪匡。

“人的成長是喝水的時代,然后是喝酒的時代,然后是喝茶的時代。人生百味,你總會經歷如酒的自己,遇見如茶的你。”這是高曉松曾在竹葉青品鑒會上所言,人們總要在經歷過比烈酒還烈的故事后,收拾起喝茶的心情。

我們的生活總是繁忙而急促的,一樁樁一件件接踵而來,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然而,智慧的生活需要慢下來,放下慌張,放下彷徨,在中秋這個數千年文化詩意沉淀的節日里,努力拼搏后的我們,給自己留一杯清茶的時間,滌清過往,給親友斟一杯清茶,笑談百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