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人紅是非多。如今《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簡稱《哪吒》)票房超45億,距離中國影史票房第二的《流浪地球》僅一步之遙,但隨之而來的爭議也越來越多。

其中最受人關注的當屬《哪吒》涉嫌抄襲一事。8月23日,話題“哪吒被指抄襲”登上熱搜榜第一。一家叫中影華騰的公司指控《哪吒》涉嫌抄襲其作品《五維記憶》,還喊話餃子導演“對對劇本”。

《哪吒》外包公司使用盜版軟件“被告”,行業崛起背后的隱患

不過,在細細對比過《五維記憶》和《哪吒》的設定后,大部分網友都傾向于《哪吒》并未抄襲,甚至有細心網友發現,《五維記憶》的物料本身也涉嫌抄襲。幾天后,這場鬧劇以眾多網友指責中影華騰“碰瓷”收場。

如果說“《哪吒》涉嫌抄襲”一事更像是單方面蹭熱度,那這幾天發酵的另一起事件,《哪吒》外包公司因使用盜版軟件被版權方追究責任,其背后則隱藏著整個行業的普遍問題:幾乎100%的特效公司里都存在盜版軟件,而Autodesk、adobe等版權方對此幾乎毫無辦法。

用盜版軟件要賠千萬?業內:最多賠幾萬

早在8月21日,網上就有人曝光,《哪吒》背后的外包公司使用盜版軟件,被軟件方告了,“可能會死一大片國內動畫公司”。

《哪吒》外包公司使用盜版軟件“被告”,行業崛起背后的隱患

還有人表示,外包公司使用盜版軟件違約,根據外包合同,光線可以向外包公司索賠,所有的未結款項都可以以這個理由,停止支付。

《哪吒》外包公司使用盜版軟件“被告”,行業崛起背后的隱患

事實真是如此嗎?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向幾家制作《哪吒》的外包公司求證,發現多家公司被Autodesk、adobe等公司追著發律師函確有其事,但影響并沒有傳聞中的那么大。首先,《哪吒》的未結款項基本都已結清,此事與光線并無關系;其次,軟件方也不可能因此向外包公司索賠上千萬,因為拿到錢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中國的cg行業全靠盜版,這話沒毛病。”“在中國,幾乎100%的公司都用過盜版軟件。”在采訪中,幾位特效師都表示這事兒很正常,“無論大公司小公司,所有公司裝完軟件的第一步就是破解。因為正版軟件價格太貴了,沒有公司會買的。”

據了解,一個正版軟件的使用許可往往是5~10k美元,但員工往往需要同時使用多個軟件協同制作,每個軟件基本一年左右還會有一次大的更新,要用還得再花錢購買。這樣下來,成本就高了。有網友算過,制作《哪吒》所使用的三維動畫軟件Autodesk Maya,目前的版本一年的年費是一萬多,如果版權方Autodesk真的追究起來,“這一波能收一千多萬”。

《哪吒》外包公司使用盜版軟件“被告”,行業崛起背后的隱患

但數字歸數字,實際操作中,這些公司并不會真的去收取這么多費用。“軟件公司也知道,全額收回這些錢是天方夜譚。很多小公司,說句不好聽的,資產就是幾臺電腦,連公司帶老板一起賣了也付不起軟件費用,更別說額外的賠償了。”

所以最后能怎么解決呢?一般都是軟件公司的中國代理方和侵權公司的代表坐下來協商,每家公司花幾萬,買幾套正版。從此以后軟件方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特效公司接著用,彼此相安無事。

有些小公司連這幾萬塊都不想出,用的辦法更加“簡單有效”:斷網。只要不連外網,軟件公司就無法通過技術手段追查到證據。現在很多公司都只用內網,軟件方收集證據的能力再強,也查不到。

其實在很多年前,中國特效行業剛開始興起時,軟件方并沒有太在意盜版問題。直到近幾年,中國的特效行業發展起來了,盜版泛濫的現象才開始引起國外公司的注意。于是,在中國找大量代理公司,先發律師函,再上門談價逐漸變成常規操作。

《哪吒》外包公司使用盜版軟件“被告”,行業崛起背后的隱患

讓人哭笑不得的是,這些代理商因為不懂技術,還鬧出了很多笑話。在采訪中,一家《哪吒》的外包公司的CEO告訴小娛,他們公司負責的制作流程根本就不需要adobe,自然也就沒用adobe旗下的軟件,但代理商死咬著不放,非要說他們用了。“總之就是各種下三濫的要錢手段,不用理會。”

即使中國的特效公司確實用了盜版軟件,軟件方也很難起訴。首先,軟件方要收集證據,基本只能靠在后臺收集用戶的行為,比如查破解補丁等等,這個過程是否合法尚且存疑。其次,在中國打版權官司,勞心勞力,即使能贏也拿不到太多賠償,性價比很低。

國人版權意識淡薄、侵權成本低,再加上外國軟件確實價格高昂,造就了如今“盜版軟件養活中國特效行業”的現狀。很長一段時間里,這仍會是中國特效行業的常態。那么,要如何改變呢?

盜版軟件比國外還先進,技術水平卻仍有差距

首先需要明確的是,中國特效公司用盜版軟件,主要錯在中國的特效公司。這件事乍一看很像視覺中國事件,代理商就像個收保護費的,但卻有本質區別。

視覺中國的問題主要在于版權不明,有些圖片明明是公共內容,或者拍攝者認為可以無償使用,還要被視覺中國標注版權收取費用。還有些圖片,使用者很難查證版權是否歸屬視覺中國,無意間使用后被追上門來要錢,只能無奈認栽。

《哪吒》外包公司使用盜版軟件“被告”,行業崛起背后的隱患

但adobe、Autodesk追討侵權費用,則是有正當理由的。這是他們獨家研發的軟件,版權毋庸置疑,使用者也很明確自己正在使用盜版,不存在誤用的現象。唯一和視覺中國相似的地方在于,最終他們都走上了通過發律師函促進銷售的道路。

當然,軟件方要錢合法合理,特效公司用盜版也有苦衷。此前我們寫《哪吒》后期的稿件時(點擊回顧)就提到過,特效公司工作量大、利潤低,如此高昂的軟件費用,許多小公司根本無力支付。

所以,要想從根源上解決這一問題,只能讓特效公司先賺到錢。而要想讓特效公司賺到錢,人才、技術包括資本等各方面都還很不成熟。事實上,由于國內從業人員的技術水平和國外仍有較大差距,中國的特效公司即使用著比國外更先進的軟件,也很難做出超越國外水準的特效效果。

《哪吒》外包公司使用盜版軟件“被告”,行業崛起背后的隱患

“現狀就是,國外軟件一有更新,第二天全中國的特效公司都用上了新軟件。而國外的特效公司為了省錢,還普遍使用的是好幾年前的老版本。多年前就有段子說,老外來中國看著我們的電腦問,為什么你們這么有錢都用的最新版。”一位特效師自嘲道,以中國特效從業者的現有水平,無論手里拿的是普通鐵劍還是干將莫邪,干的都還是木劍都能干的活。

看來,中國的特效行業,依然任重而道遠。大量使用盜版軟件和不成熟的產業發展現狀息息相關。因為盈利能力差,侵權成本低,中國特效公司想要生存,只能使用盜版軟件。因為使用了先進的盜版軟件,中國特效行業得以在早期迅速發展。但當中國的特效行業發展到一定程度,盜版問題遲早會引起國外軟件方的重視。

或許到了那時,就該看中國特效公司自身的軟件研發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