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記者/張翼羽

強制斷電、拆店牌、用膠水堵鎖眼、驅趕工作人員和觀影人員、隔離并控制經營場所和辦公區域,這一幕幕被河南英爵電影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英爵電影公司)投資的鄭州銀興富田影城(以下簡稱富田影城)的監控拍下,畫面時間顯示為2019年8月3日。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我是很難想象在2019年還會發生這樣的惡性事件,我跟領導匯報的時候,為了表示自己并未夸張,特意播放了監控錄像。也幸虧有員工冒著危險抱出了監控硬盤,不然說出來很難讓人相信。”富田影城店長韓云波說道。

  8月3日富田影城事件

2018年4月,位于河南省鄭州市管城區航海東路2號富田太陽城60號樓4層一整層的富田影城順利開業,影院經營面積約9000平方米,共有25個放映廳。在此之前2017年8月10日,與英爵電影公司簽訂《租賃合同》的出租方由湖北銀興影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興投資公司)變為鄭州漢亦京商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漢亦京公司),租賃期為十年。

經過一年多的運營,根據貓眼專業版查詢得知,富田影城于2019年8月2日在鄭州市票房排名第九。對此,韓云波也很是得意,計劃有更好的發展。而2019年8月3日發生的一起事件,打破了他的規劃。

8月3日上午,已經有人發現情況不對,因為在富田太陽城一樓外面大門兩旁站立了幾排不明身份的人員。其中,有人在張貼《授權委托書》,內容大致為,鄭州F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F管理公司)現作為河南某房地產公司,就富田太陽城60號樓負1層至4層承租人漢亦京公司惡意拖欠租金事宜,向相關承租人下發有關函件、談判協商、組織接管、簽訂合同等。

對外面情況略有耳聞的韓云波并未在意,因為他知道,英爵電影公司是與漢亦京公司簽訂的租賃合同,而與F管理公司及河南某房地產公司并無任何糾紛。

然而,事態發展并非如此,8月3日15時左右,以F管理公司王某某帶頭的數十名身穿黑色衣服的人員進入富田影城,與此間隔不久,F管理公司高某、胡某、汪某某、劉某某、孫某某、白某等人隨著身穿藍色、白色、迷彩等衣服的人員從不同渠道涌入富田影城,其中有人手持錄像設備,及類似鐵棍的工具。監控錄像顯示,他們似乎分工明確,一部分人控制售票處,一部分人清理影城工作人員和約一千觀影人員,一部分人斷電、拆店牌,還有人手拿膠水填充影城內各個門的鎖眼。


8月3日富田影城內的部分場景

“他們以所謂‘經濟糾紛’為由,強行非法控制我們正處于經營狀態的觀影廳、監控室、財務室、前臺等,還采取了暴力手段毆打、恐嚇、驅趕影城工作人員和影城內觀影觀眾,并用502膠水將辦公室、監控室、財務室等門鎖填充導致無法開啟,非法限制影城工作人員的人身自由,切斷影城前臺、大廳電源和網絡,把處于營業狀態區域的消防安全出口門封閉,留了一個門,只許出不許進,我們很多員工的私人物品都被限制拿出,兩個財務人員被鎖在財務室一個小時左右后才被救出。而我是被拉扯著推到在地,他們則站在周圍起哄嘲笑。”韓云波表示。

從監控錄像顯示,整個事件持續時間長達近6個小時。期間,陸續有人打電話報警,大約16時37分,有警察從僅留的通道進入富田影城,而至警察離開,富田影城一直處于被控制狀態。據相關當事人反映稱,事發當日,出警人員到現場后,F管理公司高某向出警人員出示了一份“一審判決書”說“我們之間有經濟糾紛”。

  兩份《告知函》和一份《復函》

就在事件發生的第二天,即8月4日,F管理公司向英爵電影公司發《告知函》稱:“富田太陽城60號樓底商(負一層至四層)承租人鄭州漢亦京商業管理有限公司……因嚴重違約……其租賃合同已于2019年6月5日解除……現正式通知您方……您方有權選擇與我方重新協商建立租賃關系,或按我方要求在本通知下發后24小時內立即騰房。如您方不同意與我方重新建立合同關系,且逾期仍未搬離視為您方自愿放棄房屋內的所有物品,我方有權自行處置,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由您方全部承擔……”

8月5日,英爵電影公司在回復給F管理公司的《復函》中稱:“……我司在收到貴司函件之前,我司的經營場所遭受到你單位組織的數百人員的破壞,我司沒有義務配合貴司收回經營場地以及騰房的無理要求,貴司無權處分我司的與經營行為相關聯的所有資產。4.2019年8月3日,自當天15時至今,我司位于銀興悠客廣場(注:即富田太陽城60號樓)四樓的經營場所遭受你單位組織的數百名人員采取暴力方式驅趕顧客、毆打我司工作人員、損壞我司財物的違法行為,造成我司不可估量的財產損失,我司保留針對包括但不限于貴司在內與本次事件相關聯單位的訴權……”

8月6日,F管理公司再次向英爵影院公司發《告知函》稱:“……我司依據合同約定及法律規定,采取合理合法途徑維護自身權益,同時兼顧商場穩定和商戶理由,不存在驅趕顧客、損壞財物的行為……現我公司限期于8月6日18:00前給予明確答復,逾期視為對影院內所有物品的放棄,我公司有權自行處置……”

“為了弄清事件原委,我們也去了解了一些情況。得知,河南某房產公司與銀興投資公司、漢亦京公司確有房屋租賃合同糾紛,且該糾紛案二審已經開庭,但還未判決。可無論判決如何,這都不是F管理公司強行占我們影城的理由。”英爵電影公司表示,“況且,8月6日18時16分左右才通過快遞公司發給我們的《告知函》,卻讓我當天18時前給回復,這怎么可能實現?”

針對整個事件,記者采訪了F管理公司。對于8月3日發生的事情,F管理公司劉某某表示,“正常情況下,他們該報警報警,警察自然會幫他們主持公道。他們覺得虧,該報警報警。另外一個,法律上我們也在走訴訟程序(注:河南某房地產公司與漢亦京公司的租賃合同糾紛)。他們租賃的地方是漢亦京(公司),他們跟我們沒有關系,跟我有關系的也是漢亦京公司,他們有什么事情去找漢亦京(公司),讓漢亦京(公司)來找我,問問漢亦京(公司)看看為什么我們會這么做,他們找不著我。我們和漢亦京(公司)有租賃關系,漢亦京(公司)欠我們租金,長達快11個月了。房子是我們的,我們還不能收回嗎?(河南某房地產公司與漢亦京公司是租賃合同糾紛)二審快結束了,判決書很快就下來了。這(注:富田太陽城60號樓4層)就是我們的地方。”隨后,其表示要開會了便掛斷了電話。

  是否夠刑事立案標準

英爵電影公司表示,“該事件可能涉及黑惡勢力犯罪”。他們經過咨詢法律人士認為,目前,能看到的是兩處富田影城的牌子被拆除,開關、監控頭、防火門等被破壞,估價十萬元左右,票房等間接損失數十萬元。因影城還處于被控制狀況,所以機器設備的情況還不清楚。但根據《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規定,上述事件參與者的這些行為已經涉嫌破壞生產經營罪;富田影城的工作人員被毆打、恐嚇,觀影人員被驅趕,公共場所混亂,根據《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上述事件參與者的行為涉嫌尋釁滋事罪;事件發生時,英爵電影公司財務閆某某被鎖在用502膠水堵鎖眼的辦公室里,長達一個小時左右,根據《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上述事件參與者涉嫌非法拘禁罪。

上述事件發生后,英爵電影公司人員將監控等證據交到公安機關,并多次到鄭州市公安局二里崗分局二中隊、轄區派出所、案件偵辦大隊遞交報案材料,申請刑事立案。但截止目前,他們未得到具體回復。

對此事,記者采訪了鄭州市公安局二里崗分局,其工作人員收下了記者的采訪提綱,同時,該工作人員表示,他們接受采訪需要經過鄭州市公安局。幾經周折,記者聯系上了鄭州市公安局宣傳處楊姓工作人員,其表示,上述事件近期就會給報案人一個答復,采訪的話不方便。該楊姓工作人員還讓其同事留下了記者的采訪提綱。

“自2018年1月開始,全國開展為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就是要堅決鏟除黑惡勢力滋生的土壤,為社會創造安全穩定環境,讓人民生活更有安全感。我們相信公安機關會秉公執法,但我們同時也希望,公安機關人員能盡快對此事作出處理。”英爵電影公司表示。

來源:法律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