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31日,輕易貸平臺的實際控制人李勇會在企業公眾號發表的了《致河北省委東峰書記的信—并致10余萬投資人、借款人》,信中稱,因為河北金融辦的原因,導致投資人擠兌。并且,歷經一年半有余的時間,金融辦組織了多個部門上百人沒完沒了的高強度現場調查檢查,給企業經營造成巨大壓力和擠兌風險,企業經營步履維艱。一個合規經營的企業,在河北省的生存怎么這么難?

這讓我們不得不想起2018年1月的“亞布力”事件,中誠信集團創始人毛振華通過視頻,怒斥“東北雪鄉”亞布力當地政府,控訴自己在黑龍江亞布力度假區被欺負、被愚弄,黑龍江亞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區管委會政企不分,侵占企業23萬平方米土地,嚴重干擾企業正常經營。該視頻影響巨大,導致公眾對東北地區的營商環境再次產生熱議。

毛振華說“我一個堂堂正正的企業家如今搞得像個上訪戶,跟竇娥似的”,并且認為作為企業家需要通過這種方式尋找解決途徑是失敗的。然而,即便是企業家認為“失敗”的無奈之舉,河北省輕易貸平臺的民營企業家李勇會也不得不同樣以“上訪戶”“竇娥”的身份,為企業的生存吶喊,重現“亞布力”令人心酸的一幕。

網貸行業,從作為互聯網金融創新的迅猛發展,到風險爆發,再到政府監管的強力介入,可以說是驚心動魄,雷聲陣陣。這場行業風波,不僅傷害了網貸行業的從業者,更牽涉到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的網貸行業的投資人和借款人。

對于風險很高的行業,政府加強監管非常必要,對于行業中的違法犯罪行為嚴厲打擊,對于行業的健康發展和保護公眾的利益都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但是,無論多么嚴厲的監管,都應該保護行業的合法從業者,給行業從業者一個正常發展的空間。任何“一刀切”、反復無常的監管,都是對政府管理的破壞,是對整個行業、行業的從業者、投資人、借款人的重大傷害。

從公開信來看,河北金融局作為金融監管機構,完全無視其行為可能產生的影響,會造成網貸平臺擠兌,會造成嚴重的群體事件,會傷害到數千人的從業者和十多萬的投資人和借款人;更沒有把企業和公眾對政府的信任放在心里,只是滿足于權力的蠻橫,滿足于“拍腦袋”決策的“魄力”。

東北雪鄉“亞布力事件”,讓全國人對東北的營商環境充滿失望,讓“投資不過山海關”一語成讖。這次河北的“輕易貸公開信”,讓“亞布力事件”在河北重新上演,是不是可以說,山海關內外的營商環境都是一樣的“北國風光”,哪邊的風景也沒有更好。

來源:http://www.hbsztv.com/baiye/jjdt/2019/0805/787812.html